生命

天空、夜、云、stars、你当我是浮夸吧

空白的大脑常勾勒出缤纷的画面

无助的心灵无时无刻不再努力、

努力寻找属于自己的那段稻草。

因为脆弱,所以每一步都走的那么小心翼翼,

于是,自己的世界便清晰单调地可怜,

每个表情,每个动作都刻画的那样精致,

精致到可以猜透所有,

使自己变得透亮,亮的无奈,亮的痛心,那样简单的身躯,

简单到放不下任何谎言,受不得半点伤害,孤独、无奈,使原本的空白变得更加空旷,

无声的世界里,多么渴望地烦躁。想逃避,会被人误作懦弱吧!不愿承认的弱小,

只好装作坚强,坚强的那么认真,处处留意自己的伪装,

不愿让任何人看到在自己脆弱外面禁锢着的厚厚地伪装。

面对着形形色色的人,时刻变换着的容颜,猛然发现,

自己原来活的如此悲惨,漠视、误会、背叛、敷衍,脆弱的不能再脆弱,碎了千百次,

伤的体无完肤,厚厚地伪装破裂,毫无还手之力!

厌倦了反抗与解释,享受着痛楚与麻木。

满载一身伤痕离开,留下残缺的躯壳,疲惫的灵魂,

回首前世的不堪…

所有的所有都已烟消云散,沿着血淋淋的足迹,只好去寻来世的轮回……

多年后再看这篇当年写下的文字,说不出的莫名情绪,

生活就是这样没什么过不去的,面对未来,最可贵的就是信心,最难的莫过坚持。

过往

过往
00:00/00:00
冬季过后是春天。然后再是夏天。一切都如春风般安静,悄悄来,悄悄去,留有点点痕迹。白驹过隙,沧海桑田,悄然时光,我却已经找不到它的脚印。很多时候会不经意想起,如果那年可以在努力执着一些,与今天会不会是不同模样,然而,未知变数太多,出现的曲折太多,事事都始料未及。总听她们说着关于未来的想象,谈论着自己的将来。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做着什么样的工作,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我站在一旁,迷惘的看着脚下的水泥地面。路面由于行人的常年行走,过往车辆的隆隆开过,再有雨水的冲刷,已经不似当年的样子,变得坑坑洼洼,就像一整张干净的白纸被铅笔刺上的黑洞,可它还是一张纸,只是一张有着创伤的白纸。我也还是我,只是失了从前模样的我。

关于曾经那些憧憬过的未来……似乎,我忘了一些东西。我不再时常想起木子和邱阳的样子,也丢失了所有的玻璃弹珠,甚至不再记起那时的水枪和红蜻蜓。我童年的所有瑰宝几乎已经遗失殆尽。我终于明白,沿途的风景只能边走边忘,然后在一次一次的流浪中,把过去的一切遗忘在远方。我再也不敢记得些什么,我怕我沉沦其中时,回忆告诉我,这是一个梦,梦醒成空。然而,我也清楚的记得,有人说“不是单纯”,我也知道,真不单纯。我也清楚的记得,那个“如果”的誓言是怎样在一夕飘散。我清楚的记得,那时在多个夜里是怎样拥抱自己,无声流泪。

我居然还能清楚的记得。

时间这小偷,偷走好多我的所有。消失在三月的阳光里,让我再也找不到。

旧时光中的那些人,也只能如此,在这岁月的拉扯下逐渐模糊。

我想,我也没有寻找一份慰藉来充当所谓的疗心术。我不知道这是谁轻易加于我身上的言论,我也不愿解释,漫漫时光长河中,总有太多的浮云,散了也就清晰了,我不想怨任何人。

记得很久以前在笔记本上写过这样一段话:

记忆没斑驳多少曾经,也没飘下多少思念。该留在身边的,一直都在,不该留的,也早已经走远。年华岁月匆匆,现在的,将来的,都变成了朦胧的未知,朦朦胧胧的期待,朦朦胧胧的安排。

原来,那时的自己就已经看得这样开了。没有思念,没有记挂,也没有不舍,不该留的不留,该放手的放手。韶华年岁,失去的不只是时光,还有当初相信死心塌地的真心

曾经我说,长日尽处,愿一人,得一心,一世长安。

只是那时做的梦总归是太幼稚、肤浅了,如今也终于清醒。

有人曾问我变成这般伤感的原因,我没有回答。原因?也许没有,也许又有好多,但怎么开口,都没有让自己信服的答案。都是过去了,不是吗?那些深刻上的深刻,终究也只是光阴之中的故事了。

我喜欢的终究只是我想象的东西,与他们无关。只是他们从不曾在我的世界里停留,我也没有透过生活进入他们的生命。

我想我不应该难过。命运是一个轮子,人的一生都在那个轮子里,俗话说“风水轮流转”,总会转到自己幸运的时候。

到那时,再看蓝天数白云,看月亮数星星。宁静而祥和,是不会有你的细水长流。

从十岁到十七岁,过去七年。还是会想起他的名字,童年稚嫩的脸庞,我说不清楚到底是在想念着什么,但从心底传来的疼痛又清晰的给了我另一个答案。

然后,劝诫自己,在未来的很多年里,再不会有他的生活,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

这世界无论少了谁,其实都是可以活下去的。

还是会一直忙碌着,看着天空微笑,数着星星发呆,会在空闲的时间里想起一些事,然后告诉自己不应该这样。天空还是一如既往的泛着浅蓝色,阳光也依旧刺眼,窗外那棵我叫不出名字的大树也依旧生长、发芽、长出茂盛的枝干。好像一切都没有变。

有时会停下来问问自己,到底是缺失了什么,心里才会感觉那么空,像是平坦的空地突然裂出一道沟壑,断了开路,也断了去路,隔住过往,也隔住将来。

生活仍是一条往前而奔的直线,只是呈现的是我不认识的模样,所有人仍在继续未完成的故事,或微笑,或忧愁,可是还是会继续生活着。岁月变更了从前的 节奏,所有的细枝末节也被掩埋于人后,从前的种种,快乐、痛楚与悲伤都被年轮的轮子转到了世界之外,那些曾以为是永远的东西也逐渐遗失在时光长河里。所有 的日子依旧如细水般不息的流淌,只是过去的不再回来。

阿悄在唱:

我就是这样不回头

答应你要好好生活

缺掉一块也要勉强拼凑

就这样吧。

不见不念不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