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与我

亲爱的与我

那一年,因为一个男人,我们相遇了,你二十六,我是一个小芽芽。
刚刚开始的我们相处不是那么融洽,我很调皮,让你整整三个月都在恶心呕吐,瘦了六斤。
还好,在大家的反对声中你坚持了下来,于是,有了287天后我们的第一次拥抱。
你的爸爸要求你从小做个家教好,温柔有礼的淑女;我的爸爸却告诉我:撒开了玩,快乐比什么都重要。
六岁的我,在绘画班里嚎啕大哭,那时候的我一想到你,就有好多委屈,你剥夺了我和小伙伴们玩泥巴的乐趣。你却只是皱皱眉,哭的时候嘴巴张的那么大,不淑女。
七岁的我,剪了小辫子,讨厌穿裙子,因为那样的打扮打架不方便。你每天说的最多的,看看你哪有女孩子的样子?应该给弟弟做个好榜样。我觉得你不喜欢我了,有点点讨厌你。
八岁的我,因为打架出了名,成了小区里的孩子王。放学功课什么的都放到脑袋后,约架才是我的主业。你似乎对我失望了,总对着我生气,对那个比我小四岁的男娃娃整天笑眯眯。我把头抬抬的高高的,我才不羡慕。
十四岁的我,上初三的我,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和你吵架了。因为我的朋友们,你不喜欢他(她)们,理由只有一个,家教不好会影响到我。那时候的我多有义气,为了朋友们可以和你吵架。那是我们吵的最凶的一次,你打了我耳光,我说了句“我真的讨厌你”,我哭了,你也哭了。
十五岁的我,因为第一次例假害怕的嚎啕大哭,任凭宿管科阿姨怎么安慰都不行,无奈的阿姨打了你的电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哭累的我睡着了,醒来就看见你了,你脸上还有大暑天骑自行车赶路没消去的红晕,你温柔的给我揉肚子,还疼吗?我第一次有点后悔升高一时坚持住校的决定了。
十六岁的我恋爱了,一个成绩不咋地、笑容却异常灿烂的、长得很好看的男孩子,我们手拉手在晚上操场晃悠的时候,被纪检部老师发现了。记得我和那个男生被罚写检讨在全校早课上,你气冲冲地找到我们校长,大声质问他“我的女儿到底做了有多见不得人的事让你们这么羞辱她?学校是干嘛的?不是该正确引导孩子们的吗?如果真要让她做全校检讨,那你是不是也得在全体家长面前做个检讨,没把我的孩子教好?”第一次见你这么帅的样子,我抱着你哭了。
我不知道俗语说的女大十八变具体含义是什么,但是我开始改变了,开始文静开始话少开始不惹事,没谁打击我,也没谁要求我,就是开始慢慢向淑女的不归路上迈进。你总看我欣慰的笑,我们和好了吧,因为我们会说悄悄话。
大学四年,我认真、乖乖的修完了,你说的最多却是“没出息,连个恋爱都没谈,这样可怎么办啊,没恋爱经验会被骗的”我窝在沙发上一边看招聘信息一边嘘“切!”
我上班两年了,你还在家里,我去了离家不很远的城市。我们现在特别亲密,一天一个电话,一口一个“亲爱的”,你男人总会拿白眼飞我们。过节回你家,我正经的说我们的计划,再攒点钱,我们就一起去旅行。你却嫌弃,还不如趁早找个靠谱点的男朋友,别一天天的赖着我们。
又给你打电话,你情绪十分差,抱怨你男人种种懒惰和不贴心。在又一个二十分钟过去了之后,你依然抱怨不停,我灵机一动“妈妈,我加姚科的微博了。”果然,你立马情绪调转“怎么样怎么样,长得帅不帅?”哈哈,开心的你忽然像个小孩子,你怎么就长大了,要是你嫁人了我该多舍不得。我嘿嘿笑,那就不嫁人了,一直陪着你好不好?你却认真了,那怎么行,等你老了得多孤单,谁照顾你啊。我悄悄擦掉眼泪,那就找个你满意的男孩子我们一起陪着你。谨此献给我最亲爱的妈妈和天下所有的妈妈,母亲节快乐!

我在桃花树下等失恋

我在桃花树下等失恋

夏桐桐计划了一次短途旅行,与其说是旅行不如说是一场出逃,逃避即将失去的爱情。
夏桐桐爱情的开始有点无厘头,大四即将毕业,在所有人忙碌的开始寻找工作又或者无所事事的等待毕业的日子里,夏桐桐恋爱了,义无反顾,还要加上死皮赖脸。
夏桐桐没有多大志向,具体的梦想只有一个,成为贤妻良母。在她静待毕业的安逸日子里认识了纪晓然。
仲夏夜,宿舍姑娘们吃完散伙饭在红色恋人狂欢,夏桐桐有点喝多了,圆圆的脸上两坨红晕,像熟透了的苹果。这时候台上有个男孩儿在唱歌,夏桐桐不记得他是一直在台上还是刚刚走上台,吸引她的是那个男孩儿唱的歌,是一首圣歌《你的光当照耀》。他声音干净清冽,目光却又温暖柔和。
夏桐桐揉了揉眼睛“亲们快看,那个男孩儿多像个天使。”宿舍的姑娘们哈哈大笑“哟,咱家铁树准备开花啦!”
豪放女糖糖在纪晓然准备离开的时候,走上前“嗨!小天使,我家桐桐有话跟你说。”夏桐桐本就红扑扑的脸在看到纪晓然不耐烦的眼神后更红的像煮熟的虾子。
纪晓然懒洋洋、不耐烦的等着夏桐桐开口,“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认识你,”夏桐桐悄悄攥了满把的裙子。“••••••”纪晓然依然懒洋洋的,已经摆出不想搭理准备转身的动作,“我真的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你挺稀罕的,特别像我姥爷••••••”
早上睁开眼睛的夏桐桐,第一件事就是爬起来找到那张酒吧的卡片,上面写着纪晓然的手机号码和微信号。夏桐桐记得昨天晚上她说完那句话之后,纪晓然回了句“你挺逗,”写了张什么塞给她就转身离开。
夏桐桐工作了,正常上下班,晚上看英剧,睡前听广播,在周末的时候做义工,为自己做顿好吃的,偶尔去教堂,还有每天最最重要的,和纪晓然聊微信。
纪晓然很忙,回信息的时间不多,大多时间都是夏桐桐一个人在说“嗨,早上好”“嘿,你中午吃饭了没”“我今天遇见个特有意思的事••••••”“今天晚上有雨,记得带伞”“周末我们打球,你来吗”
夏桐桐和纪晓然用微信聊了三个月,才基本了解纪晓然比她大一岁,在一家科技公司做技术编程,加班时间多,周末多在酒吧练唱,喜欢哲学和架子鼓。
夏桐桐表白了,那天情人节,或许大街上浪漫的气息太浓重。夏桐桐和纪晓然坐在必胜客的最里面,周围依然闹哄哄的。夏桐桐不知道表白该有哪些步骤,却想起来自己一直刻意忽略的问题:他会不会有女朋友?
夏桐桐默默在心里祷告,然后抬头直视纪晓然“我能问你个问题吧?”
“嗯”纪晓然停下摆弄的刀叉,
“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
“我喜欢你”
“恩,谢谢,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夏桐桐继续坚持“那我可以追你吧,”还没等纪晓然回答,夏桐桐又抢着说“你别拒绝我,我不让你烦,也不影响你,如果在我追你的时间里,你有喜欢的女孩了,我就放弃。”
纪晓然难得笑了“你挺有意思的,好。”
在那之后的日子里,夏桐桐会在周末给加班的纪晓然做他最喜欢的排骨、蒸面,用大大的饭盒装着送到公司一楼的警备室,然后拜托门卫大爷送上去;也会偶尔见到纪晓然乐队的其他成员,在大家乱哄哄的“嫂子好”中笑眯眯。
夏桐桐恋爱了,这份爱情是她努力得到的,带给她幸福感的男孩叫纪晓然。夏桐桐依然为纪晓然做排骨、蒸面,会陪着纪晓然排练,会和纪晓然逛书店,会在纪晓然头疼的每个夜晚给他按摩,会和纪晓然接吻的时候小小声音说“我喜欢你。”
纪晓然调到S市工作了,夏桐桐开始了双城生活。
抱着疲惫的夏桐桐,纪晓然征求她的意见“你也到这边来吧?”
“嗯,我也想啊,可是我妈妈怎么办,她现在也需要我的照顾,把她接过来又不现实。”夏桐桐顶着大大的黑眼圈缩在纪晓然的怀里。
纪晓然在S市得到了更好的发展,工作上有更大的发展空间,音乐上也认识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每每听到纪晓然在电话里快乐的声音,夏桐桐感觉像是自己的成就般骄傲。
夏桐桐失眠了,纪晓然决定留在S市了,打电话说的最多的是“宝宝,你好不好,我想你了,想吃你做的排骨了,想你陪我了,想你了••••••”
夏桐桐喝醉了,宿舍姑娘们毕业两周年聚会,夏桐桐坐在KTV里流眼泪“我跟妈妈商量,想一起搬去S市,可她不同意。我妈妈也挺不容易的,一个人拉扯我长大。我爸对不起她,她有太多苦。从小教育我说,女孩一定要自爱自尊。她现在对我失望了,觉得我为了个男孩子连工作都不要了。”
夏桐桐一个人背着包去看桃花了,这是她毕业时的计划,在将来的某一天,和喜欢的人一起看桃花、爬雪山,曾有个传说,在那里定情的恋人会长长久久。
夏桐桐在感情里最胆小,怕没有结果,这也就是自己为什么到大四还单身的原因。在山顶眺望远方的时候,夏桐桐忽然记得纪晓然唱的歌词“你的光当照耀明亮,照亮彼岸的波浪”她想起当时宿舍大煜儿催她勇敢的走过去“赶紧抓住青春的尾巴根儿,去见你喜欢的人,错过了就是一生。”

红果果滴二十六岁

红果果滴二十六岁

四月过完我就要二十六岁了,我马上要成为一名二十六岁的老姑娘了,二十六岁的我总有那么一丝丝的尴尬与忧伤。

二十六岁的我在离家不很远的城市工作,工作不稳定收入也不稳定,没有男朋友当然更没有结婚。毕业两年朋友和同学们开始陆陆续续结婚生子,于是我也正被陆陆续续的催婚催稳定。还记得刚刚毕业给自己设定的计划:二十八岁之前把国内想去的几个地方走一遍,三十岁之前结婚并有我们的第一个孩子,三十五岁有自己的车,四十岁有自己的店。刚刚毕业即使每天工作的很辛苦每天想想自己的计划也是笑着睡着的。时间就这么匆匆,忽然有一天就发现我已经工作一年半了,在这一年半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日子里,除了每月给大学的弟弟打八百块的生活费之外我没有任何积蓄。在这段日子里也认识了几个追求我的男孩子,他们离老公还差一点点距离,很直接的拒绝了。不合适就别吊着人家,毕竟大家就剩青春的尾巴根儿了。闺蜜总一脸搞不懂的问我,“姐妹儿你究竟想找个什么样的?”我自己也困惑,认真想想“我想找个愿意陪我牧马放羊的汉子”。我真心不矫情,房子车子什么的我们可以一起奋斗,物质上的都不叫问题,可是如果一个人在思想和品德上短了就真的补不齐了。

我觉着自己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是个温柔的女孩子,在外的一年半里我学会了做饭修水管换灯泡,偶尔也会想想如果身边有个男朋友,我是不是也可以踏实的靠着他——等他为我遮风挡雨。我的家里条件很一般,爸妈身体都不好却也仍然在坚持工作,为了他们儿子的房子和养老。我多想自己有超常的经营头脑能挣很多很多钱,让他们不用为钱发愁和辛苦。

名牌和奢侈品不是我的生活,当然我并不是渴望自己有奢华的生活。可不知什么时候起身边有年纪的同事会告诉我说二十六岁的姑娘要试着让自己变得有品位、有质感,其实我不是很明白,但下一次买地摊货的时候还是会进对面的商场逛逛,偶尔狠心给自己买件衣服。我依然坚持着晚上出去十二点前回家,尽量不喝酒不和陌生男人应酬。有个可爱的朋友会嘲笑我“亲爱的,你到底有没有夜生活?!”我也会在某个孤独寂寞的时刻问问自己“我是不是该疯狂一次?!”我的青春我的爱情都到哪里去了?

从初中开始喜欢一个男孩子,喜欢了很久很久,故事的最后我成了他最好的朋友。他是特别害怕寂寞的人,我们总是在异地,我知道我们真的不可能,我不想成为情侣后看见他对我的背叛,所以在他又一次分手跟我表白后拒绝了。我们就这样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到工作到他前不久结婚,时间久到我已经记不清自己是不是还喜欢他。他的婚礼我没去让表妹把礼金带给他,我想这是我最后能为他做的事了吧。我鄙视自己的胆小鬼行为也深深地心疼自己:能保证不在婚礼现场掉眼泪吗,我告别的不是喜欢的男生还有我的青春。

最近的我开始设想该找个什么样的男人,发现挺喜欢深沉年纪大的大叔型。我妈听了后说我是心理有问题缺少父爱才会这么想的。我爸是一个脾气特别暴躁、三句不高兴就动手的男人。我的成长一直都是爸妈的争吵和动手陪伴长大的,总记得每次妈妈挨打时我就告诉自己:长大要赚很多钱带妈妈离开。可我真的开始长大的时候那个昔日带给我疼痛和泪水的男人开始衰老了,他已不再跋扈开始需要别人的照顾。我不知道心里的仇恨是怎么放下的,只知道他是我的爸爸,是养我长大供我读大学的爸爸。

小时候总盼着长大,觉得长大就不会有那么多烦恼了;长大了发现依然在纠结很多问题。最近开始读圣经和佛经了,圣经是姥爷留下的,觉得里面的故事写得真好,感恩与爱人;佛经会让我不断提醒自己做一个懂得付出与坚持真善美的人,因为读了佛经会让我越来越相信因果报应了。二十六岁的我依然无奈与挣扎,二十六岁的我依然相信明天,二十六岁的我依然相信梦想,聊以纪念我红果果滴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