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拿走了那一双雪靴

是谁拿走了那一双雪靴

文/张小娴

他很有才气,她害怕他会爱上一个条件比她更好的女人,所以她告诉自己:‘要努力做个配得上他的女人。’为了爱,她卖力工作、追求成长,当她证明自己足以与他匹配之时,他却说:‘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了。’没有支持,也没有股利,或许他从来没有想过,她的努力是因为他。在这个不下雪的地方,那双雪靴再也发挥不了它的作用,然而那条深蓝色的围巾,却仍暖暖的围绕着她的周身。

第一章

  我跟阿政在三年前分手,分手前的一天晚上,我们大打出手。

  是我首先把他从床上揪起来,他用手推开我,我扯他的头发,把他的眼镜也扯了下来,他发怒,把我推倒在地上,我拿起梳妆台前面的一张木凳发狂地扔他,他的额头被我扔中了,流出鲜血,他怒不可遏,从床上跳起来,捉住我双手,把我整个人揪起,再扔在 床上。

  我们都惊异于自己的野蛮和粗暴,一对受过相当教育的男女,最终竟以武力来解决问题。也许对一个人的怨恨,除了打他之外, 实在无法宣泄。

  我跟阿政是因为工作认识的,十年前,我和他在同一间报馆工作。我刚刚从大学新闻系毕业,加入那份日报当记者,那是一份相当有份量的报纸。阿政是我的编辑,他比我早入行六年,也是我的师兄。

  我很仰慕阿政,他是一位很出色的记者,他教了我很多东西,可是,那个时候,他有女朋友。那个女孩子是别间报馆的记者,他们是同学,那位女孩子也是一个很出色的记者。

  我不敢向阿政表白,几个月后,他与女朋友分手,听说她爱上了一个外国通讯社记者,而且要结婚了。阿政根本没时间伤心,就在那个时候,副总编辑派我和他到英国伦敦采访。

  我们到达伦敦,那一年,天气特别冷,伦敦也下雪,我带备了各种御寒衣物,还包括一对雪靴,有经验的朋友告诉我下雪天穿一般皮鞋是不够的,脚掌会生冻疮,也很容易在雪地上滑倒。但阿政他只穿着一对普通球鞋,我看到他在雪地上滑倒两次。

  「你没事吧?」我扶起他。

  「没事,没事。」他很尴尬。

  我想,他的脚在那几天内一定长满了冻疮,我看见他走路一天比一天辛苦。

  「你穿什么尺码的鞋?」一天采访时我问他。

  「七号。你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问这些问题?」他问我。

  「没什么。」我说。

  第二天,我在出发去采访前到百货公司买了一双七号的雪靴给他。

  回到酒店,他正在大堂等我。

  「你去了哪里?我们要迟到了。」他板着脸孔说。

  「你先换上这对鞋,不然你那一双脚会冻坏。」我把那双雪靴交给他。

  他看到那一双雪靴,很是感动。

  「你……你用不着这么客气,多少钱?」他腼腆地问我。

  「是礼物,你快换上它吧,我们要迟到了。」我催促他。

  他脱下脚上那双球鞋,我看到他的脚踝已长满冻疮。

  「有时候,我怀疑你是故意让自己受这种苦来忘记失恋的苦。」我对他说。

  他把那一双球鞋扔进垃圾桶,没有理我。

  我看见他穿着那双雪靴走在雪地上,心里觉得很满足。

  在英国的最后一天,不用采访,我们去游泰晤士河。

  「阿政,你忘了她好吗?」我问他。

  「为什么?」他问我。

  「没什么。」我没勇气告诉他我喜欢他,「我不想看见你这么沮丧嘛!」

  他从口袋拿出一条深蓝色的围巾,跟我说:「给你的。」

  我没想到他会送礼物给我,我问他:「你什么时候买的?」

  「你别理!」他一脸得色。

  我把围巾绕在脖子上,问他:「好看吗?」

  「好看。」他望着我说。

  我们手牵手在泰晤士河畔漫步,我们的恋情在英国开始。

第二章

  我时常觉得我配不起阿政,我那三年大学生活是胡里胡涂过的,阿政看的书比我多几千几万倍。他有才气,我很害怕他会爱上一个比我条件好的女人,所以我告诉自己,我要努力,做一个配得起阿政的女人。

  我和阿政一起三年后,大家都储到一些钱,我们看中了北角一个六百多尺的小单位,决定买下来,用作将来结婚。那时候,我是想嫁给阿政的,阿政也说过会娶我。

  入伙的第一天,阿政抱着我绕着客厅和睡房走了一周,走到阳台,他作势要把我抛到街上,我跟他说:「好!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再没有人会这么爱你。」

  他抱着我,他是不舍得我不爱他的。

  同居的生活很快乐,我一直害怕两个人共同生活会影响感情,但我们没有这个问题,我们之间发生了另一个问题。

  就在我们同居之后半年,一份新报纸即将出版,总编辑洪乐平是阿政的旧同事,他找阿政跳槽,薪水是他原来薪水的一倍,也请他带几个记者过去,阿政考虑了很久,新报纸的薪水虽然很高,但阿政却担心那份报纸办得不好,万一倒闭了,就会变成失业。他向来是一个深思熟虑的人,况且他也念旧,不舍得离开一直工作的报馆。我跟他的想法刚好相反,我认为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们应该趁着年轻出去闯一闯。



  阿政终于作出了一个他认为很明智的决定,他留下来,而我则到新报馆工作,那么即使新报纸做不住,我丢了工作,还有他那一份薪水,万一新报纸很成功……其实他没有想过新报纸会成功,不过他说服不了我,便让我去试试。

  我在新报纸的职位是编辑,没有了阿政的照顾,许多事情我都要自己做决定,我想做一个和阿政一样出色的新闻工作者。

  阿政的估计错误了,新报纸非常成功,销量还超过了我以前工作的那一份报纸。这个时候,他们当然不需要阿政。

  我的工作受到洪乐平的赞赏,他很提携我,给我很多机会,虽然有时会把我骂得狗血淋头,但我也从中得益不少。他处理新闻的手法比较煽情,跟阿政的做法不同,所以阿政常常批评我们做的新闻,我们会为一宗新闻的处理手法而吵架。

  由于表现出色,我在三年间升职加薪数次,在行内也有人赞赏,我很高兴,因为我和阿政的距离接近了,从前经常有人在背后说我利用他,现在证明了我不是利用他。我要让人知道,我配得起阿政。阿政那时已是副总编辑。

  也在那个时候,我发现我和阿政出了问题,他怀疑洪乐平追求我。

  「没有这回事。」我跟他说。

  「那他为什么要提拔你?」他反问我。



  我很气愤,阿政这样说,就是不认同我的才干,他认为我的发展那么好,是因为我的美色。

  「你一直也看不起我。」我骂他。

  「不是。」他为自己辩护。

  「当初是你作决定的。」我说。

  「我知道。」他说,「我却不能阻止你爱上别人。」

  「我没有。」我抱着他说,「我只喜欢你一个人。」

  「我也是。」他紧紧地抱着我。

  那以后,他没有再怀疑我跟洪乐平。

  一年之后,我又碰上另一个发展机会。洪乐平准备大展拳脚,他决定脱离报界,成立一间公关顾问公司,那是一门潜力很大的生 意,他找我当合伙人。

  我跟阿政商量,他反对。

  「好端端当一个港闻编辑,为什么要转行?」他问我。

  那时候,我已经厌倦了当一个天天去报道人间惨剧的记者。

  「当记者可以有什么前途?」我反问他,「开公关公司是一盘可以赚大钱的生意。」

  「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市侩?」他冷笑。

  「你什么时候才肯变得现实一点?」我反过来问他。

  「我没有你那么喜欢钱。」他说。

  「所以你一份工作就做了十年。」我冲口而出。

  「是的,我是个不会赚钱的男人,你去找一个会赚钱的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喜欢怎样便怎样。」他不再跟我讨论。

第三章

  我答应了洪乐平跟他合组公关公司,我以为阿政会慢慢接受我的选择。

  我们公司的生意比我们意料中要好,第四个月后已经赚到钱。我和阿政见面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那一天,他要立即到北京,报馆的一名记者在北京采访时被拘留。每一次阿政出门,都是我替他收拾行李的,那一夜,我连替他 收拾行李的时间都没有。

  「我出去了。」他拿着旅行袋说了一声就出门。

  那时是严冬,北京应该正在下雪,我想起了我在英国买给他的那一双雪靴,我赶忙在鞋柜里找出那双雪靴,拿去给他。我追到街上,他已经登上一辆计程车了。

  阿政从北京回来的那天晚上,脚上长满冻疮,我觉得很内疚。

  「你为什么不带那双雪靴出门?」我埋怨他。

  他没有理我,摊在床上闭上眼睛。

  我在浴室倒了一盆热水出来替他洗脚,我还是头一次替男人洗脚。

  「你干什么?」他坐起来问我。

  「替你洗脚。」我低头用毛巾替他洗脚,跟他说,「把脚洗干净,然后涂药膏。」

  我一边替他洗脚,一边忍不住流泪,我想起我在英国买那双雪靴给他的情景,我记得他在酒店里脱下那双球鞋时,脚上长满了冻疮。这么多年了,为什么我们会走到这个地步?我舍不得。

  阿政捉着我的双手说:「傻女,别哭。」

  「我们会一起到老吗?」我问他。

  他点头。

  但他的诺言没有兑现。他的事业停滞不前,我的事业则可说是如日中天,我在公关公司拿的薪水,加上分红,每个月有接近十万 ,是他的一倍。

  从前认为我配不起阿政的人,也开始对我刮目相看。

  我想到要换一个更大的单位,但阿政反对。

  「为什么要换?我喜欢这里。」他说。

  「你不觉得地方太小吗?」我跟他争辩。

  「我没有钱。」他说。

  「可以用我的。」我说。

  想不到我这句话正好刺中他。

  「那你自己搬走吧。」他说。

  「你是不是要我走?」我问他。

  他没有回答我。

  我们躺在床上,整晚背对背不说话。

  换屋的事搁置了,但我们争吵的次数越来越频密。每当我兴高采烈跟他提起我的工作时,他总是冷冷淡淡的说:「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没有支持,也没有鼓励;或许他从来没有想过,我努力是因为想配得起他,我不想输给他以前的女朋友。

  就在三年前的那一天晚上,我们又讨论换屋的问题。

  「我们要换过一间屋,我的东西已经没地方放了。」我跟他说。

  他坐在床上看书,对我的说话好象充耳不闻。

  「你听到没有?」我问他。

  「要搬的话,你自己搬好了。」他望也不望我一眼。

  「你的意思是不是要分手?」我给他气得七孔生烟。

  「反正我配不起你。」他说。

  我很愤怒,把他从床上揪起来,他用手推开我,我们打起架来,在这天之前,我们已经两个月没有做爱。

  我没有哭,我被他扔得很痛,但我不肯流下一滴眼泪。

  「我们分手吧。」我说。

  他没有反对。

  我把我们联名买的单位卖了,还了银行的贷款之后,把余下的一半钱存入他的户口,从此我们各不相干。

第四章

  分手后的第一年,我们连朋友也做不成。

  分手后的第二年,他介绍了一宗生意给我,我们偶然会通电话,我知道他正在跟一个女孩子来往。那个女孩子比他年轻十年,是他一位朋友的秘书,我见过她一次。她很仰慕阿政,就象我当年仰慕阿政一样;跟我不同的是,她没有觉得自己配不起阿政,她不认为阿政需要一个和他一样出色的女人。

  「他很大男人。」这个女孩子对我说。

  从前我也知道阿政是个大男人,我以为自己是个小女人,我努力工作,是为了他,爱情是我生存的动力。可惜阿政要的,不是我这种大女人中的小女人,而是一个没有野心,甚至没有进取心的女人。

  分手第三年,阿政告诉我,他要结婚了。

  「她想要个名份,我的年纪也不少了。」阿政一边搔头一边说。

  我都忘了,他已经三十八岁。

  「恭喜你,会请我喝喜酒吗?」我问他。

  「你有空吗?」他问我。

  「我还是头一次喝旧情人请的喜酒,我一定会来的。」

  「有一件事,我一直耿耿于怀。」阿政说。

  「什么事?」

  「那天打了你,对不起。」他说。

  「是我先出手打你的。」

  「我不应该还手。」

  「当时不可能不还手的。」我笑说。

  他也笑。

  阿政的婚宴在尖沙咀一间酒店举行,今天阿政的打扮很帅。以前我们一起的时候,我也憧憬过我们的婚礼,我只是想着自己的新娘子造型,倒没想过新郎是怎样的。

  我送给阿政的新婚礼物是一幅油画,可以挂在客厅里。我想了很久该送什么礼物给他,最后,很自私地想到送一幅油画,让他家 里永远有属于我的东西。

  在宴会厅外面的走廊,我遇到阿政。

  「谢谢你来参加我的婚宴。」他跟我说。

  「有一件事,我都忘了——」我说。

  「什么事?」

  「那一双雪靴,是你拿走了,还是我拿走了,搬屋时很乱,我都忘了。」我说。

  「是我拿走了。」他说。

  或许是我一厢情愿,我觉得阿政还是爱我的,他没有忘记那一双雪靴。

  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阿政,我后来又买回北角那个我们一起住过的单位,时常站在阳台上,想起他抱着我的情景,我仍然相信,没有人会象他那样爱我。

  站在阳台上,我会希望香港下雪,那么阿政就可以穿上我买给他的那一双雪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