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

年年

——你会不会剪去黄了的回忆,丈量我离情拉长十多里。

我想起你时,似乎还是幼时的模样。

红蜻蜓,玻璃弹珠,玩具水枪,你有一件black T-shirt。

春天里围墙上不知名的花朵,夏日里老树上聒噪的蝉鸣,秋季里田野上纷飞的蒲公英,冬日里家门前三棵光秃秃的法国梧桐。

你吐不出一口流利的话语,声音不算清脆好听,单车上的飒爽身影,恍然如昨。

青春打马一晃而过,零落了那么多只属于那个年纪里关于一个人的记忆。

岁月也被拉扯,有了一大段一大段的留白,用各种华丽的辞藻来填充,画上简单的手绘插图,勾勒出自己梦想的那个有着阳光星光和你渲染的世界。不是彩色,也没有黑白。

只是抱歉,我都快忘了。

——往事并不如烟,在爱里念旧也不算美德。

而我小心翼翼珍藏的你也早就遗失在了岁月洪荒里。

传说在繁星璀璨地夜里数七颗星星,连续数七天,心里最想实现的愿望就能变为现实。

可是,广安的天没有湛蓝如深海,也没有睡在羊皮上的星星如画卷。我从未在连续七天的夜里邂逅那样带着碎玉小花的羊皮卷。

所以,你看,宿命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残酷起来,连信仰都是奢求。

你步伐如骏马狂奔,我慢吞吞似蜗牛爬行,你快到我永远都追不到,快到我一不小心就要看不见你。可是我终究也是要看不见你的,早一点晚一点都是无果,这好像成了一开始的命中注定且难以更改。

其实结局从一开始就已经写好,我却像怀抱一件珍宝,小心翼翼,患得患失,然后终于走到这一步。哆啦A梦与大雄的友谊走过了四十六个四季,而我和你,只是我一个人青春里的一场无疾而终的等待。

开始没有说你好,结尾没有说再见。

我常用“坚定不移、矢志不渝”来形容我对你的感情,爱比天长,情比海深。因为你是我的羁绊,是我十八次的梦里人,是我年岁的二分之一,占据我一半的春夏秋冬。尽管不曾拥有也害怕失去,就像没有了红蜻蜓的童年,再缤纷多彩,也没那么可爱。

张嘉佳写:“世事如书,我偏爱你这一句,愿做个逗号,呆在你脚边。但你有自己的朗读者,而我只是个摆渡人”。

而我的充其量也只是一个扮演者青梅竹马的陌生人,从你的世界路过,你把他定义为过客,只是客而已。

原来,我的年年一念,只是为了路过你。

我很遗憾,我达不到你的那些预期和希望,成不了你心爱的类型和模样。我甚至写不好像你一样好看的方块字,我不聪明,不漂亮,我只是十三亿分之一。但,这就是我。

如果可以,我更愿意将我最纯粹的一面朝向你,给你看我粉红色的温柔,亮橙色的欢喜,金黄色的眷恋,草绿色的诗意,天蓝色的沉静。如果可以,我想让我整个世界都充满了你,可以看你的高傲,看你的冷静,看你的深邃,看你的淡远。哪怕你有坏脾气,缺点再多,我都不在乎的。但,也只是如果。

如今,你终于要背起行囊,扬帆远航,流浪于远方,看更美的风景,结识新的朋友,然后忘记一些旧掉的人。你将一个人走在你的选择里,无论是平坦大道,还是凄风苦雨,都将由你一个人承担。

而我,终于愿意放下多年的执念,任由你在心里静悄悄的死去。

嗯。

——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但偏偏风把距离吹得好远。

我想我也不应该太过执着。唐七写:“世间有种种遗憾,此刻的遗憾,不过是生命这场大遗憾里的冰山一角。”而我的遗憾,大概就是终于丢掉了对你的眷恋吧。

我不知道多年以后的我,是像现在的你,还是像逝去的旧时光,会被你郑重的记起,还是轻易的忘记。不过,好像都没关系了。

我想唱一首歌给你祝福,愿你在以后的日子里,黑夜有灯,梦里有人。

——我在这里一个人唱这首歌,人们只是微笑,你不会知道。

你不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