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相见,不想念

不相见,不想念
文/彭加奇大龄少年
不相见,不想念
——记爱你这件小事
我很简单也不难懂,偶尔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为了一些人一些事心湖斑驳。我的心很小,容量也只有那么一点大,所以太过复杂的事情只会让我不得不躲进一个深不见底的谷底。没人知道我真正在想什么,也没有人会真正的去在意那些在我心头千般纠缠绚烂开花的思愁。于是,在这样一个沉静的夜晚,我开始试着整理,这混沌不堪的一切。
每天醒来,洗漱,穿衣,吃饭,出门,工作,下班,回家,洗漱,更衣,睡觉。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将近半月。时间每天都在过,没有人会去在乎他的力量有多大,也没有人会去认真的探索。就像这过往的四年对于我的意义一样。你也许永远无法明白这其中的所有。关于我爱你的所有。
我依旧记得初见你的那个午后,湖光逡巡的树林边,年少的你冲我灿烂微笑的情景。可我却忘记自己如何爱上的你,也许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给自己挖的一个深渊,有时明明知道是错,却还是不知所措,所以才会导致四年之后的我如此的万劫不复。
我不是李大仁,你也不是程又青。你成不了我的方头狮,我也不是你受伤疲惫第一个想要倾诉的人。我们一个是多愁善感,善良温存的处女座;一个是万丈光芒,内心柔软的狮子座。表面看来我们如此的不相像。
这四年里,我尝试着不去想你,不去爱你,不去关注你的一切,不去你的朋友圈混脸熟。我以为这样就会渐渐遗忘,或许,等一切过去了,就会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而我也许还是原来那个我。
可我还是忍不住走你走过的路,唱你听过的歌,经过你路过的风景,去到你生活的小镇,说你说过的话,发你发过的短信,学着你说话的语气,保留你所发送的每一天短信和一个通话记录,慢慢的我发现我成了另一个你,可我却无法爱上这样的自己。渐渐的,我发现,我们永远是这么近那么远的距离,近的是我越来越像你,远的是你终究像是一只风筝越飞越远,而控线并不在我手里。
四年里,朋友说了很多,说了很多我原本应该懂,却因为你而假装糊涂的道理。
四年里,我们说的所有话语应该不过百句,因为我怕,怕你看出来,怕你看出我内心的心事,看出那些我做的点点滴滴。而你就像是我心中的一个梦,也许哪天睡醒了,梦也就碎了,我也就会放手,就是怀揣着这样的心情假装我也可以很幸福快乐,假装我们好像在一起一样。
有时,我甚至觉得我就是一个特工,在暗地里作者好多你所不知道的事情,搜集你的所有,一个废旧的本子,一个破烂的杯子,一把破旧的牙刷,一叠久远的照片,还有一颗爱你的心。此时的它们依旧像宝贝一样,静静的躺在我的衣柜里,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就像爱情对于我们来说将永远是个秘密一样。
为你哭,为你醉,为你求菩萨保佑但愿人长久,为你一个人在想你的夜晚在寒冷的街道走了无数遍,因你的快乐而快乐,因你的忧愁而忧愁。可是那有有什么用呢?你永远不会知道,就算知道了也许对你来说也只是一个负担,或者是一个无聊的笑话,你连嘲笑我的心情都没有。
有人说过,为此人生,为此人死,为此人肝肠寸断,也不会得到半点怜惜,就算知道了,在若干年以后也会将你忘得一干二净。因为他不爱你,因为你是你,因为已经迟到千年。
爱是时间的一座丰碑,没有人会记得它的始作俑者,没人会记得它最确切的年月,却在心里狠狠的挠下了一道无法愈合的伤痕。
所以,就算我爱你超越了千万光年,也无法改变你不爱的事实。
我知道,这一切,并不是简单的两言三语可以描述清楚的,而我所有的小心翼翼爱你也终究敌不过一个蹩脚的伎俩。
朋友说,我爱你这件事等到有一天烫手了,我或许就会放开了,如若真是这样,我早在四年前就已经放手千万回了。烫手的铁板已经深深将我的手融化,成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我不怕疼,我只是怕有一天我真的放下了,你若没人照顾,该怎么办?如果你有天爱上了我,而我早已耗尽我的精力,无法再爱你该怎么?
现在,今晚这样一个沉寂的时刻,我才真正明了,一切只是我想象。你不会爱上我,这早就是一个明了的不能再明了的事实。
我只是突然觉得累了,或许四年爱你的时光,真如他们说的那样只是一个习惯,就和睡前要刷牙一样,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或许,我爱你,只是因为太思念,而你始终太遥远,真的,太遥远。而这种思念也只属于我一个人,相信你永远不会懂得。现在想来,爱你这几年,真不如一场霍乱来的简单。
我还记得毕业吃散伙饭的那天,我哭了整整一个晚上,因为心疼你,因为我还有许多的不甘心,因为你始终会不知道我爱你,因为我很清楚的知道再见的意义。
或许,往后的日子我也时常会想念;或许,仍旧会莫名其妙的心疼;或许,关于我爱你并不会就此结束。但是,我会就此放下。放下过往的一切,放下日记本里的每个瞬间和你的名字,放下记忆里你年少时的模样和我深爱你的模样,放下关于你的一切,也会尝试努力放下,这颗在我胸腔里缓缓跳动,深深爱着你的心。任他时光缱绻,故人不提。
我会重拾我为了爱你而放下的所有骄傲,重拾我为了爱你而遗失的全部光芒,重拾我为了爱你而揉碎的坚强的心。
我们也将就此不相见,不思念。
我会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一个没有你的城市,开始一段新的旅程和生活。去寻找丢失了很久心潮澎湃。
你今天说,狮子座没有处女座纠结,我的回答是处女座不纠结,自己决定的事情,就算别人如何的反对也会一如既往,就像选定一个爱的人一样。其实我当时多么想告诉你,其实,处女座的我一点都不纠结,就像四年前我爱上你一样,任凭多少的反对,我也一如既往。而现在的决定也一样,任凭我有多么的不舍得,我也得放手,因为我已经遍体鳞伤,因为我想为自己保留那仅存的一点尊严,因为我不想在体无完肤之后还要被冠上不好的名字。
你就像是一阵清风无意闯入到我如明月皓白的内心。卷走了我的天涯海角,却连声轻微的道别都没有。也是,是我太贪心,你本是清风,是应该无关年岁淡雅。
你的一个微笑,一句在你看来是客套的话语,一通没有营养的电话,在我看来就是我四年间最珍惜的回忆。不过,请原谅我,如今我要把这些所有统统忘记,包括我最亲爱的你。我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我们才能再相见。也许,真得等到我能笑着说着这些故事,以老朋友的身份和你聊着这些不为人知的过往的时候。也许,那时,时光的痕迹早已爬上我们的眼角。也许,那时,我们彼此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想要去珍惜的人。也许,那时,我会带着我可爱的女儿,告诉她这是我曾经深爱过的人,再要她甜甜的唤你一声。
我知道,我们始终有一天会再相见。就算不是以这样的方式相见,也会在他处以另一种方式。或在你的棺木,或在我的坟头。
而我们就此不相见,不想念。
在往后的日子里,我相信,回忆与我都不会大声喧哗,偶尔我也会想起你,在大雨滂沱的午后,在蛐蛐鸣叫的夜晚,在忽而惊醒的深夜。
但是,不要惊讶;不要再想起我;不要因为我爱你而觉得不安,你有你的,我也会有我的年华;不要再联系;不要再见面,那样就不会让我再如此煎熬的想念。我相信每个人一生中都会有一段这样刻骨铭心的感情,能修成正果的人并不多,世间也有太多人舍弃相濡以沫而相忘于江湖。我们也来个如此美丽的结局吧,就让我永远是你记忆里的那个好人,你也永远会是我记忆里的年少模样。
而我们就此不相见,不想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