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叫你不说,我假装不知道。

ღ半岛°、锁骨、习惯你的美、人物
离别并不忧伤,忧伤的是离别后的遗忘。
寒风刺痛脸颊,我依旧迎着风,高昂头任眼泪一串串往外涌。独孤如影随形,白天它就浅浅的静静的跟在我身后,随着月光的散落,它也开始高涨活跃在我眼前跳来跳去,东张西望,让你不得不关注它,有时候真想给它灌上两瓶65度的牛栏山,让它温柔一些安静一些。
每当这时我就总是想到他,想找他聊会天,随便什么。或者跟他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而通常这时他会手足无措的给你讲两个笑话,无效后就陪着你,等你发疯,发飙结束。
我跟他已经同学10多年,只是他Q里把我放朋友组里,他说我只是他的校友不算同学。2010年年底因为要写个类学术性质的报告躲在家里近一月没出门,每天看书找材料写总结到深夜,而他好像是夜猫子,白天消失晚上12点左右上线,骚扰我,我有心理洁癖,对陌生人很排斥。他是我同学,又在前段时间拍戏的时候帮过我忙,所以没有表现太明显,但也只是应付着,敷衍着。而他每天晚上上线跟我报道,从未有一天缺席。
2011年4月份我处理了所有业务跟单位交了辞职报告。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我清理了以前的人际关系,他处于未处理状态。我这人从小在大兴安岭深处的部队长大,没有同龄的小伙伴,都是一个人玩,一个人看书……因为小时候的生活环境所以造就了我内向自卑的性格。我不愿主动跟人搭讪,对方如果不理我,我也不会主动示好邀约。他不解为什么我从来不主动跟他说话,回话速度慢,没什么太大触感,不论和我说什么我都是不咸不淡。他是个从小就在光芒中热捧中长大的人,尤其是女人都追着他,他受不了我的冷漠,大怒问我:
“你是不是讨厌,讨厌我就直说,爷要是再死皮赖脸的缠着你,我就是你孙子”
那时的我正在试图走出一段友谊伤害,不愿接触他人,不愿接受他人,每天除了看书就是睡觉,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心静如水,偶尔有心情波动,会马上看书来调节心态。所以对他的话毫不犹豫的就回答了“是”。
后来他就把删除了,所有的通讯方式都删除了。
而我的生活依旧,未因为他的离开有任何改变。大概1个多月,他发校友给我“我输了,是你孙子”。
他又走进了我生活,还是那么不温不火,按他的话说他就是我生活中的一盆景,不过不要紧,在我的生活里就可以。
日复一日,他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我开始和他谈天说地,没正经开玩笑。7月份我去了天津帮我爸爸战友的公司处理业务。不过距离好像没有改变我们之间的通讯。但此时我们之间的通讯已经从原来晚上12点睡前一段时间,变成了全天,从睁开眼开始到互道晚安。
7月的天津盛暑难熬,滚热的汗珠还未滴在地上就蒸发了,人在暑热之中也开始焦躁不安,而他好像也是这个夏天吹过我的海风,清凉柔软……
情人节那天的24:00电话准时响起,我睡意朦胧,可未看手机我便知道是他,这是他惯用的伎俩,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自信,好像他的心理行踪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一切都是意料之中,接通电话他告诉我情人节快乐,我淡淡的说:同乐。他说:你哄我睡觉吧,我困了……
后来的某一天探讨了他的心理和我的心理。我只能骄傲的说,你一定会给我发信息的。他看不出什么语气的回说:“我这么被动吗?”。
这主动权好像在我答“是”开始,在他又加我开始,在我们相遇开始,也在我们性格形成开始就已经尘埃落定了……他说我之所以能掌握他的心理,那是因为他愿意让我掌握。是的,如果他不愿意,你所设想的一切都是假设而已,他知道你会这么想,他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让你正中下怀。他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不让你失望。
我回来后,迎来了2014年的欧洲杯,我们各自在家里,开着电话,陪着对方熬夜,呐喊,紧张。欧洲杯过后,他要我兑现我的承诺,是我在天津一天加班,办公室门坏了,因为是财务办公室不敢不锁门离开,我整整在办公室熬了一晚上,他在电话的另一边陪我了一晚上,讲笑话,讲过往,讲秘密,还说他想我,虽然我们毕业后并未见过。
我们如约相见,不过最后成了他请我。我不好意思,便在一个临河酒吧请他喝了鸡尾酒,还看了一场电影,我们坐在对方身边,虽然靠的很近,但他很规矩。从酒吧出来已经是凌晨两点多,我们沿河坝散步,玩了一会捉迷藏,我对着他学着关谷神奇说了句纳尼?他捧腹大笑。我们两人坐在沿河公园的长椅上默默的看着天空……
人与人的最佳状态就是两个人都无话,默默的坐着也不尴尬。不尴尬就足以拉近两个人的距离,这也许就是无声胜有声
他突然拉着我跑过了一个桥,过了桥才发现这一段河里有很多船,但是都锁在河上,我们翻过栏杆就并排坐在船上,依旧是静静的听着音乐的流淌,远方的天际已经开始泛红。这个时候总应该有些浪漫的举动才不辜负这美不胜收的日出才是,他怎么可能放过此时绝佳的机会,他双手捧着我的脸,一点点凑过来,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我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滑稽的不解风情的我让他笑场了,他没有再吻我……
时光把日子一页一页的翻过,没有声音没有波澜,也不曾留下痕迹。时光无声无息的偷走了我们的青春和仅有青春时期才有的勇敢。我和他也二了一年又一年,我失恋的时候,跟男友吵架的时候就会找到他痛哭,他只是陪着我,没有安慰,至少他尖锐的言辞在痛苦时期的我看来那不能称之为安慰。
可就是这样奇怪,我们一起过了几个情人节,后来也习惯了情人节没有对方不算情人节。很多人都问我们的关系,我只能说是朋友多一点,恋人未满。而我出去疯的时候,他就成了我的挡箭牌,父母一听他的名字也就不在过问,他俨然成了我的一部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还是那个只会等他想起我的我,他还是那个等待我想起他的他。我依旧未学会主动,他说我如果不是无聊到极点是绝对想不起他,我说你不一样吗?他说放屁。
女人的直觉与测谎仪可以相媲美。他总是会问想不想他,他总是想让我陪陪他。这些敏感的词让我对他产生了距离感,当一个男人,而且是个不差劲的男人对你总是俯首称臣,低三下四你怎么可能不高兴,不骄傲,他足够成为我炫耀的成本。可是他的热情让我望而生畏,我接受不起他的似火,因为我没有足够的自信驾驭他,既然无法使用得当,我宁可不用。
今年中秋节他父母不在,上午他去陪爷爷奶奶过节就打电话约我下午去陪他过节,我说看看吧。因为今年过节是在姑姑家,而姑姑家与他家同住一个小区,而且前后只隔了三栋楼,午饭后无聊我便去找他,我们吃了一些他在农家地里偷的西红柿便躺在了同一张床上,仅仅是躺在同一张床上,依旧是坎天说地,相互对损,转眼就已天黑,父母打电话要我回家吃晚饭,我起身要走,他突然抱住我,说陪我一会,再呆一会。我的心被撞击了一下,摸着他的头发说好,我等你睡着,他拉着我的手躺在床上……那时有一汪泪水蜷在眼睛里,我努力昂着头。……
前几天同事聚餐,我贪杯喝了一些,回家失眠翻看了以前的日记,看到里面记载的我们的事情,如数家珍般历历在目。拨通了他的电话,还是那句开场白“想我了?”
“少臭美,我是看日记想起你了”
“我以为是想,原来只是想起,这二者差距可挺大的呢”
酒精的刺激下我告诉他实情“D,其实我也想你,每次你想我的时候我也会想你,每次我不搭理你你没皮没脸追着我说想我的时候,我总是告诉你我不想你,你就会温柔的骂一句你大爷的,我想骂你二大爷的,我也想你,只是你不知道”
他长出了一口气,是的我能感觉到他的嘴角是上翘的,我能感觉到他声音里的喜悦。“你大爷的,你就是爱拉硬,那现在呢”
“不想”我那颗高傲的心又在作祟
“说实话”
“不想”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
“想”
哈哈哈,电话那边传来了你爽朗的笑声“早点睡吧,明天见”
“嗯晚安,明天见”……
D,这是我一次说想念,也是最后一次说想念,明天我最后放你一次鸽子,这一次是一生一世。愿你带着这份甜蜜幸福快乐。
在打电话之前我就做了准备,彻底离开你的准备,我不想再这么下去了,折磨你也折磨自己。既然没有结果,不如早早结果。我没有信心把我留在你身边,我不相信我给你的爱,是我爱的不够深,我自私了这么多年,我要放开你,让你去寻找属于你的爱,满满的爱。
没有你再也没有人在我说饿的时候,即使是凌晨一两点给我送夜宵。
没有你再也没有人陪我深夜在楼道里数着难过掉眼泪。
没有你再也没有人在听到我感冒咳嗽后给我送一瓶自制的止咳糖浆。
……
感谢你给我的所有爱护和温暖。虽然你从未说过爱我。

2012年的一天
“咱俩之间不能产生感情,如果产生了感情咱俩连朋友都没得做”
你说:“好的,那咱俩这算什么呀,莫名其妙的友情?”
……
有一种爱叫你不说,我假装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