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是没有刻度的尺子

 

青春是没有刻度的尺子

 

00:00/00:00

《匆匆那年》就这么遂不及防的铺天盖地席卷了这个来的有些迟缓的冬天。在这个崇尚怀旧的年代,好像只有这样才可以测出我们成长的厚度,尝出我们过往的浓度。《致青春》《同桌》《中国合伙人》……等清新做旧的电影就像陈年旧酿,轻轻吹走酒坛上的落尘,落尘迷了眼睛,酒香湿了心。

同桌Q我,想一起去看看《匆匆那年》,对于习惯单身的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借口相亲,同桌可怜兮兮的要与我一起去相亲,好吧,败给自己的雌性激素,母性心理占了上风。

同桌,我初中同桌,一个男孩子,与他上次见面到现在已经间隔13年了。我随便套件衣服就跑下楼,迎来的就是一辆白色的奥迪TT,这车我总认为更适合我这样的女士。上了车,我们都仔细的端详对方,他外表上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更胖一些,成熟了。我们直奔万达,先去买了电影票,然后选了一个海鲜自助。他又仔细的扫描了我一遍,“细看,还是老了”他毫不在意的说到,额,他就是这个性格,小时候就这样,从不讨好你说些让人飘飘然的话,多美的气氛他都能给你泼一壶的冷水。“你还是那么招人讨厌呢”,我不悦答道,即使我脸上挂满微笑。他听后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上天啊才见面第一个回合就败下来了。

上学时我们被同学戏称三天小吵,五天大吵。而绝大多数我都是哭着结束战争。到他主动跟我说句无关紧要的话就缴械了,现在想想当时的屈辱不比懦弱的清政府强多少……“你现在成绩还可以,但是上高中我保证你肯定学的不怎么样”,我不解的问到“为什么啊”,“你们女生脑子不行跟不上,小学是前几名,初中是中等生,高中就是后几名了”,“我才不信呢”……到后来我才发现他的嘴是开了光的,因为理科成绩实在把全班同学的裤子都“拖掉了”,我在高二的时候就转到了文科班,也扼杀了老妈想给我们家全是文科出身来个断代史的梦想。

因为选的是8点的场 我们6点45才见面,吃饭的时间相对紧促些。垫了点底就来了影院,他去取刚刚定好的爆米花,我闲的无聊一边给朋友发信息一边看影讯等他取爆米花,说实话等待的时间有些长…… 进场后他把爆米花给了我,左手拿着给自己点的一杯冷饮,右手从兜里拿出了无糖奶茶递给我,当我接过奶茶的我又一次无条件投降了。奶茶已经热过了……

“他在黑板写的什么呀”同桌抱着那盒爆米花问到,“方茴喜欢陈寻”我边回答边用眼睛扫荡那盒“给我买的爆米花”,我发誓我一颗都没吃到。

老师为了防止大家近视眼或者其他什么的,全班每周都换一次桌,是平行移动。但是他才是真正的换桌,我们都是搬着自己的东西换到另一行,他是连桌子都搬走,因为他的桌子除了它的主人实在无人再能驾驭了,里面没有一样跟学习有关的东西,比如可乐罐子,巧克力包装袋,还是薯片饼干渣子等让你看见就能联想起垃圾站的东西。其实他是个极爱护书的人,他的书开学时什么样子期末还什么样子,书上没有任何字迹也没任何折角,那么他上学都干什么了呢?嗯,他的生活相当丰富比如编手链,他发明了一种编手链大法,用铅笔盒夹住手链绳的一头,把手链绳另一头挂满笔,手链绳就自然垂直,这样编起来甚是方便快捷。他会三股绳的 ,四股绳的,多股绳的,而我到毕业只学会了三股绳的编法。

去电影院的路上他嘲笑我的相亲对象追求女人的手法笨拙。他把眉毛翘了翘,挫了挫声音,“我跟我我媳妇谈恋爱的时候,就问她你想看海吗?我媳妇说想看,我就把她哄睡在车上,开一夜车到大连,让海浪的声音把叫醒她。看日出,看烟花,女人嘛就是喜欢这些华而不实的浪漫。太感性了用眼睛看世界……”

“李娜怎么样?”我心理默认了他笼统片面的概括。“她在电业局上班,还和上学一样,背个书包跟学生似的,每天蹦达蹦达的”,他说的眉开眼笑,嘴里滑溜出了那鲜有的柔软,是掺了真心的柔软。“对了啊,你上学的时候就喜欢她对不对,同桌”我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想看清楚他的回答我时候的表情,不论是真话还是假话。他转移了话题,我也没有继续追问。年少时候青涩的懵懂是多么珍贵与美好,轻易拿出来示人的是已经注水的虚荣和寂寞。

“你现在做什么呢”说话的同时他眼睛都没有离开过烤锅,我质疑自己的魅力。如果有镜子的话我一定问问镜子!“化妆品运营”我吃着他烤出来的鱼和牛板筋。“上档次,有文化就是好啊,我就是吃了这没文化的苦”。“你相亲有什么要求?”他又端来了很多冰淇凌球。“我没什么要求,感觉对就好”这是我心里话,我想感觉对了其他都不是问题,我相信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我想幼稚的同义词也可以是天真。至少这两个词用在我的身上不矛盾。“你就是不喜欢吃甜食才不胖的,多吃点,13年光长脑子没长肉。我身边的朋友不少,可惜没好人,介绍给你就是把你推倒火坑里了”。我握着他端来的草莓汁点头称是是。

我在小时候很内向,初中三年一排的学生还有没说过话的同学,一天隔壁班的小学同学找我说他们班一个男生喜欢我,那个男生就倚着门框在他朋友的嬉笑中盯着我,等我的答案。我手足无措的杵在走廊,眼泪就像连成线一般的滚下来,就想应该有个尔康跑过来抱住我说紫薇别怕,我来救你。可惜我的“尔康在等我的答复”,我的“容嬷嬷”带着他的五指山来了,拉着我就进了班级,然后把我扔在座位上 _,出去答复了对方。虽然不知道他说的什么,也没什么血雨腥风的武林争斗,但确实帮我解决了那人。回来后他就气冲冲说“不好好学习,跟那种人咋嘎达(本地方言意思是联系)上的”,我吗?就是个哭,哭,哭。他早就习惯了我的眼泪“别哭了,烦死了,天天哭,以后离小痞子远一点”……

电影散场了,还没走出商厦,他拉上外套的拉链,把我手里的包抢过去“赶紧把衣服拉链拉上,怪冷的,冻感冒了再赖上我”。我又一次没有顶嘴……

时光带给我们的伤痛再多也盖不住心里的阳光,就算太阳已下山,可是余温还在!站在洒满落日的山头,感谢上天给了我一把没有刻度的尺子测量青春,让我永远不知道青春到底有多长……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城市病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itypatient.cn/4612.html

作者: 翕涵

最想要去的地方怎么能半路就放!

Leave a Reply

14条评论

  1. 我也有过相同的经历,不过没有你幸运。若干年后我们没有相聚,而是他邀请我参加他的婚礼。这才是最残忍的结束方式

  2. 匆匆那年,那些不知如何开始的开始,不知不觉地开始,就像一切的所有的开始,那些不知如何结束的结束,不知不觉地结束,就像一切的所有的结束。
    生命本来就是悲伤而严肃的。我们来到这个美好的世界里。彼此相逢,彼此问候,并结伴同游一段短暂的时间。然后我们就失去了对方,并且莫名其妙就消失了,就像我们突然莫名其妙地来到世上一般。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