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后雨

重阳节后雨

       柯柯站在街头发着呆,因为不知道该往哪儿走。街上有很多很多人擦肩而过,只是没有一个人让她感到一丝温热的气息,太阳暖暖的照在每个阳光下的人身上,可是柯柯的心里很冷很冷,像一大就要到达零度的云团,只差一点温度,就要凝成透明的冰晶落地长眠了。

       她不是没有家,可是不敢回去也回不去,面对父母日渐沧桑的容颜,柯柯能想象到自己愧疚到濒临崩溃的心情,她欠他们的实在是太多太多……

       今天是重阳节,以前的重阳节柯柯很少注意过,同年生的表姐就是那天生日,柯柯恰好是第二天生日。但柯柯喜欢过自己的生日,很少记得别人的生日。十岁以后,她记得父母的生日,却一直忘记自己的生日。就像父母总会记得她的生日是阴历九月十日,每次生日柯柯只记得一件事—-这件事已然成为柯柯改不掉的习惯了—-妈妈会在这天为柯柯煮两个水煮蛋,所以每年过生日这天柯柯都会很幸福的和最好的朋友分享她心中全世界最好吃的水煮蛋。十岁以后,柯柯便不再和朋友分享妈妈煮的水煮蛋,代替的是喜欢她的小男生送的生日蛋糕,尽管她一点也不喜欢那上面画的很花哨的甜腻腻的奶油,但是妈妈的水煮蛋她只是留着,一个人悄悄的吃掉。明天就是柯柯的二十一岁生日啦,柯柯心里很失落。她一直在等着朋友的祝贺电话,等着朋友提前说的生日快乐,那样她就会忘了今天以前发生的所有的不愉快,然后告诉她的朋友们,其实她一直都很在乎他们,只是因为那个夏天经历的事情太多啦,她无法启齿的事情就那样眼睁睁的把她曾经心中坚固的堡垒毁成了一滩废弃的沙砾堆了,要是他们有一点点记得她该多好,那她就不用那么辛苦的要把她的心酸藏那么久了,只是,她太过于理想化的美化了每一个人,她太高估她自己了。她自以为是的坚强,在现实的生活,和真正残酷的人性面前,根本如蝼蚁一般轻微,倒不是她悲观,而是,她认识到这是个问题,问题是,发现自己还是无能为力。自己反抗许久的生活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选错了对抗的方法。

七月,暑假开始了,柯柯没有回家,她对父母说,她要留在大学里一边做兼职赚生活费一边写自己的科研论文,那份科研项目初稿是她辛苦花费了两个月课余时间做出来的,调查报告图表都是自己一个人奔波很久才调查整理出来的,拿给专业老师看了以后他眼前一亮,肯定了柯柯的努力,柯柯就开心的笑了。你的论文要是能够再做的详细一点,内容和调查图标更细化一点,就能有望去申请大学生创业基金了。太好啦,柯柯在宿舍一个人又唱又跳,把认真复习期末考的舍友吓得不轻。

柯柯告诉父母,自己住不了学校,要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爸爸第二天就给她打了八千多块钱到卡上。柯柯第一次对爸爸说谎了,那个所谓的租的公寓,不过是一间月租金两百的小单间,屋子很潮,有很多蚊子,每天晚上都咬的柯柯睡不着。那个科研论文要做调查研究也是假的,柯柯喜欢上了大她三岁的一个当地的无业青年叫做哲宇。那个男孩长得很高,一米八的个子,喜欢梳个恐龙头装酷,很少说话,总是翻着白眼斜眼瞪着人看。柯柯没有谈过恋爱啊,还是个傻傻的女孩子,她高中暗恋过一个面容清秀的男生可惜后来无疾而终。所以当这个叫哲宇的男孩吹着口哨骑着一辆高高的摩托车停在她面前时,她听到自己的心突突跳了好久也停不下来,柯柯以为这就是爱情了,然后,对自己说,这次,我一定要抓住自己的幸福。她做了有史以来最冲动的一个决定—-放假不回家,留在那个男孩身边帮他“创业”。柯柯把自己平时积攒的生活费和老爸打给她的八千多块钱全部友情“赞助”给哲宇了。哲宇拿着钱,信誓旦旦的抱住柯柯对她说,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幸福的生活的。我只要看到你开心幸福我就很开心了,柯柯傻笑着,心里乐成了一片海。

可是哲宇要开店,那点钱还是不够,柯柯故作轻松的告诉他,她恰好认识一个有钱的朋友答应借给哲宇剩下来开店的钱。那什么时候还钱呢?哲宇小心翼翼的问。不用急,他说什么时候还都可以,这人可好呢,柯柯心里打着鼓。一转身只看到哲宇开心的笑脸,她也很开心和他一起笑。

柯柯瞒着哲宇悄悄打了好几份工,每天只休息三个小时。没有人发现,她变得越来越消瘦,每天回到租的小房子里都是倒头就睡。哲宇呢?她只顾着忙打工,已经有半个月没见到哲宇了吧,每天给他打电话发短信也不怎么回的。哲宇的店呢,应该生意不错吧,改天请个假去看看他吧。

第二天一大早,她跑去敲住在对面的哲宇家的门,等了半个小时,哲宇不耐烦的开了门,一股浓浓的酒味儿扑面而来,柯柯下意识的用手在鼻前不断的晃着。

咋滴,老子喝点酒就不高兴了,嫌弃我是吧?有种你自己傍大款去啊!哲宇晃着鸡窝头,唾沫星子溅了柯柯一脸。柯柯愣了愣,拨浪鼓似得摇着头,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你啊,我一直都很喜欢…….柯柯没有说完后面的话就住了嘴,她看到哲宇露出鄙夷的神色来,说了句神经病就转身回卧室了,柯柯站在门口,听到屋里一个娇滴滴的女声问,你和谁说话说那么久呢?一个神经病的疯子,别管她啊,宝贝再睡会儿吧,我给你做点醒酒汤啊。哲宇态度变化极快的说完屋里就没声了。柯柯呆在在门口,捂着自己的胸口忘记了哭,呆呆的站了好久好久才瘫坐到地上,颓然的回到潮湿的自己的小屋子里。

晚上,柯柯一个人去了她打工地方旁边的酒吧,从未喝过酒的她一口气灌了两大杯伏特加,呛得小脸通红,人也晕晕乎乎的。旁边桌子上一个肥头大耳的胖男人端着一杯酒跑过来和柯柯搭话,柯柯傻笑着,嘴里只是喃喃念着,哲宇,哲宇,你个王八蛋,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为什么要过这样的生活?

柯柯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对他那么好,哲宇却那么残忍的伤害她。胖男人当然不知道也没心情管,他哄柯柯去了旅馆开了房间。柯柯傻乎乎的以为他是好人呢,胖男人去开房间的时候,她给哲宇打了个电话,喂,哲宇你个王八蛋,老娘人好碰到好人了你知道吗?他愿意照顾我呢,你呢,老娘尽心尽力为了你砸进去那么多钱你还那样对我,你不得好死!电话那头的哲宇有了一点着急,恶声问道,你丫的在哪个地方呢,别乱走我这就过来接你回去啊。柯柯的眼泪就像一串珠子一样哗啦啦掉了下来。胖男人还是在哲宇赶来之前把柯柯带进了房间。这个时候的柯柯有了一点清醒。找了个借口上厕所便仓皇的跑了出来。一头撞到刚刚赶到的哲宇身上,柯柯哭着揪着哲宇的衣领回了家。哲宇有史以来第一次抱了柯柯,还吻了她。但柯柯心里的那个疤怎么也去不掉,哲宇那天晚上没有对柯柯做什么,但柯柯讨厌哲宇趁他酒劲上来的时候夺走了她的初吻。她搬走了,有两个男同事和一个女同事正在招合租人,于是他们四个人合租了一个小套房。一人掏一百多的房租,但是房间可以做饭。哲宇没钱了,他没有去投资什么店,把柯柯辛苦攒下的一万多块钱全拿去吃喝嫖赌了,欠下几千的外债,走投无路去做了男公关。那天早上柯柯听到的屋里边说话的女人是一个准备包养哲宇的有夫之妇,她害怕自己包养小白脸被老公发现,于是两人约定在哲宇家里定期幽会。

柯柯每天掰着指头过日子,不敢找哲宇讨要欠的钱,她害怕他跑了,到时候就石沉大海了。她变得越来越沉默,几乎很少和同事交流。

父母突然袭击来了学校看柯柯。柯柯忙的手忙脚乱的收拾宿舍,瞒着父母自己和别人合租的事情。送父母上火车走了之后,柯柯抱着头在街头一个人难过了好久。突然间明白了,除了爸爸妈妈,这世上没有任何人会对你始终如一的好。

生日那天,柯柯没有接到任何人的电话,她接完父母的电话之后关掉了手机,一个人去逛了街,吃了饭。

中午从商场吃完饭出来准备回去,天突然下起了一场酣畅淋漓的雨。雨点打在地上,冲刷掉了旁边地砖上的灰尘沙砾,地面异常干净舒服。柯柯心里,也下起一场酣畅的大雨,冲掉了之前心里的苦闷绝望。柯柯平静的对自己说,其实现在也挺好的,至少我还有份工作,这样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嗯,肯定会好起来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