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雪之日

dxzr

 

文:cynthia

这一年杭城最后一次冬雪的时候,我正和兔子在钱江小商品市场昏天暗地的逛着街。
从一楼逛到负一楼,再逛到一楼,二楼,三楼,接着继续一楼。。。

我本来是想给大狼家的小娃买点见面礼,她呢,是要给要好的高中同学的小娃买点小东西。
于是,我们约好在钱江小商品市场门口碰头,然后,直接杀向母婴商品区。
兔子买这类东西明显比我有经验,神马婴儿连体服,婴儿口水巾之类的,了解颇多,然后煞有介事的跟老板们东拉西扯。

在母婴区溜了一圈之后,她收获了两条口水巾,而我一无所获。
后来,兔子跟我提了一个建议,我想想觉得不错,决定回家去淘宝买给大狼家小娃。
然后,我们继续逛,各种女装店,饰品店,玩具店,花鸟店,甚至黄金店。。基本上看过了市场里一半以上的店面。
兔子看中了一款衣服,无奈中看不中用,美虽美,但更适合初春的季节穿,犹豫之间我们离开了那家店。
等我们把女装区逛到腿酸,兔子依然对那款衣衣心心念念,而那家店早就淹没在如蜂窝般复杂的大楼里,漫无踪迹。

五点的时候,我俩觉得逛得差不多了。决定打道回府。
出来的时候,寒风瑟瑟,天空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雪花。
雪花随着寒风扬起45°的弧度,撑着伞,依然能感受到雪花扑面而来。

公交站等公交的人跟往常一样多,哆哆嗦嗦等了十来分钟,93路终于来了一辆。
凭借我当年在武汉修炼出来公交占座的功力,我居然顺利上了这趟只剩下立足之地的公车。
然后撇下没挤上公车的兔子,华丽丽的先走了。

古人云,“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说的是,有祸事么,别着急,也许其中有福运呢;有好事,别得意,也许祸事就暗含在其中呢。
结果,这句话没过多久就活生生被我上演了。
因为,这辆公车在离终点站还有五个站的时候,突然抛锚停下来了。
女司机发动了好几次,可惜公车依然岿然不动。左等右等,女师傅已经开始打电话让同事给她留晚餐,我想,没戏了。
决定下车, 去坐另一辆公车。

此时,天空雪花片儿越撒越欢,马路上的绿化带已经薄薄的积了一层雪。
而我又重新站在公交站台上哆哆嗦嗦的等。
把我的悲催事迹微信给兔子,她笑得很得瑟,说应该跟她一起等下一辆车,那辆车一点都不挤,我瞬间囧了。

七等八等,我终于上了另外一辆公交车,依然是爆挤,我想着,whatever,至少能带我回家就好。
下了车,从机动车辆管理所走回校门,虽然已经冻的手脚冰凉,但是看着天空漫天的飞雪以及逐渐雪白的街道,却忽然觉得有点兴奋。
拿着手机左拍拍右拍拍,企图留下点雪花来过的纪念。

那时,昏黄的灯光透过树荫,反照在飘落的雪花上,天空中仿佛弥漫点点的水晶,空灵而迷幻,我忽然觉得我应该感谢那辆抛锚的93,因为它,才让我留意到这么美的雪景,才没有错失一个生活美好瞬间。

大约生活都是如此吧,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你怎么知道,你失去的那些东西,不是一种获得?
有一段时间,极爱听梁静茹的《第三者》,那句“你用青春大胆假设/我去将失去活成一种获得”,简单明了,却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
我想,我终有一天能把今天失去的,变成我要的那些获得。

—————————我是元旦的分割线————————————–我是元旦的分割线——————————————————-

这一年,2012,终于快要结束了。
那天和王博讨论这一年的收获,和这一年的人生课题。
当时我正看着办公桌上放着的一张照片,是曾经去满陇桂雨留下的。照片上的那个女孩圆圆的脸,一脸青春幸福,突然觉得仿佛是很遥远的事。
其实也不过是一年多前的事情而已。只不过,时光早已变换,物是人非事事休罢了。
照片里的女孩,永远停留在相机咔嚓的那一瞬间,而我,穿过时光长河,沧桑不止。

我终于要学着面对自己的人生,犯自己要犯的错误,经历自己要经历的事件,遇上自己要遇上的那些人,然后离开自己要离开的人。
我想,多年以后,我肯定要怀念这一年的我,也要兴庆这一年的我所看清的事情,所看清的自己。

如今,我再回答蝈蝈的那个是否愿意重回三年前的选择,我想我会坚持不回去,因为现在这样,也许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最好结局。
新的一年,期待遇上更多未知的自己。
你好,2013!

2012.12.2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