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牙齿的疼痛

一颗牙齿的痛疼

雅然像往常一样打开QQ列表,查找最近联系人,没有找到那个号码,又在好友列表里面查找,找了好几个分类都没有,她以为是她自己记错了,只好用名字搜索,显示没有此人。她心想,或许他改名字了。直接打电话过去,被挂掉了,或许他不方便接听吧。打开手机微信给他,系统提示你不是他的好友,请通过好友认证才能发信息…..
她终于知道,已被他删除。
姑且称他为程君,是雅然之前公司的同事,认识他的时候,雅然正在和别人谈恋爱,跟程君只有工作上的接触,交往不深。只知道那是个涉世未深刚走出学校的孩子。
程君长的很高,走路轻轻无声像一阵风,脊柱挺的很直。但是雅然从没想过要和他在一起。
突然有很多很多话堵在心里,她不知道找谁诉说,那个最好的倾听者把她删了。她苦笑,前几天还死皮赖脸的说,我一直都在的。突然悄无声息的把她右键删除,她能猜到他是用了多大的勇气才决定彻底与她不相往来,在她毫无任何准备的时候。
去年12月,雅然和前任分手。这件事她谁也没告诉,只是一个人默默承受着内心的煎熬,每天正常上班,下班,吃饭,睡觉。突然程君告知,要来她的城市赴约。雅然无语,当初一句玩笑说来这个城市找几个同事玩,她也在场,如今,只有她一人在这里,人家要来,她是肯定要尽地主之谊招待一下。为了避免两人并不熟悉的尴尬,她找来自己的同学一起作陪,为期2天的旅程倒也顺利结束,将他送走后两人就没什么交集。
对于彼此的了解甚少,雅然不知道程君是个什么性格的人,程君也只是知道雅然在工作中十分认真负责,不管在哪方面,雅然都是他师姐。程君比雅然小两岁,来自遥远的西北部,个性却柔软的像个南方孩子。这是后来的一年里,雅然才深深感觉到。
说好的,只是朋友。可是慢慢的,程君对雅然的感情有了变化,他为她所做的一切都让雅然有压力,她不能忍受一个朋友如此变态的对自己好。像块膏药撕都撕不掉。她一直与他保持着距离,每次出去玩,大的花销她默不作声的接受他的付出,然后转账给他,不想有任何占他便宜的感觉。
她的理念,做朋友,吃饭喝酒不用算的那么清楚,你来我往大家乐意就好,但不能接受除生日外的礼物,当然生日也只能是朋友之意,不可逾越。除了帮助之外,金钱上面可以AA,不能把朋友作为自己的提款机。如果他坚持多为她付出,她就会想办法还回去,她知道,他喜欢她,她也知道,自己只把他当朋友。
身边的朋友起,总是说是她表弟,因为这样别人就不会问过多的话题,她不喜欢别人说,咦,对你那么好,为什么不考虑在一起?是啊,他对自己的好已经超过任何人,哪怕她一个要起身的动作,他都会敏感的问,需要什么吗?她冷汗,只是屁股做的有点累,活动一下,为什么要这么让人紧迫?
世界上,像他这样的男孩子不多见吧,温柔的像个娃娃,看他不知故意卖萌还是就是本性的样子,你有时恨不得打他一顿,可他还是那个样子,一副无辜的样子,这样的人,你根本没把他当作人类,或许真如他自己所说,我来自火星。
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认为他是个外星人,与人类有着很不实际的思维。
雅然是个神经极度敏感又缺乏安全感的女人。从她很多表现看出,她根本不需要男人。她需要朋友,需要有人陪她聊天,陪她一起出游,在她需要的时候。程君就是这个角色。被雅然当作玩伴,呼之即来挥之即去。雅然知道这样对他不公平,可是她就是这样对他,会主动约他,然后神经质取消约会。每次程君都好脾气的安抚她,并不在乎被放鸽子的其实是他。
这就是中国好朋友吧。
她今年最大的收获是,意外得到这么一个好朋友,最大的损失也是,突然失去了一切对她的好。只有他一个人默默的在她心情不好时,贴着厚脸皮来对对她好,在她开心的时候默默的陪在她身边看她神采飞逸的样子。可是她对他做了什么?她无言以对这个问题,这一年来,她给他的从刚开始的客气感恩,到最后的无礼,让他决然离去。
或许是她习惯了他对她的好,总是不经意给她惊喜,即使她说过很多次,不要再做这些幼稚的事情,她根本不喜欢。可是他还是自作多情的做着。她收到一份珍贵的礼物,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送的,问过他,他不承认,她知道,他是怕她骂。他已经摸透了她的性格,她不喜欢铺张浪费的浪漫,认为那是不可理喻。花三四百块钱买一朵玫瑰,她要来做什么用?她说,她喜欢钱,不喜欢这些不实的东西,花钱买来的浪漫不如她在海边捡的一块石头有意义。
她是个路痴,他做她的活地图,即使带错方向,她也跟着他重新找到方向,每次出行,他都会把一切安排妥当,哪怕小小的纸巾都是他准备足够。
她约他去了一次远行,去3个城市4日游,带着她的外甥。雅然或许是因为出于私心,不想一个人带孩子太操心出行的事宜,才叫上他一起分担,有他在不会让她那么累。
小孩子很喜欢程君,觉得他很帅,很高,懂的很多。她们在同一个房间住过,她和外甥睡床上,他委屈自己175的身高窝在一米的沙发里。他背着大包小包,跑前跑后,买票买水买吃的,担负起苦工,为的是她们开心。
在青岛海洋馆看玩具时,她看着一只美丽的大海螺,很喜欢。她外甥问她:“你喜欢吗?”她说喜欢,外甥淡定的说:“可是我没钱。”她为此笑了很久,还发到朋友圈。她带着外甥回家,在高速上急速行驶的大巴上,应一女孩请求,拿电话给司机接,她知道这样做危险,可是她犯傻的做了,然后就出事了。
那天还好她穿着黑色的裤子,每次乘车她都会穿耐脏的衣服,血流满裤腿,她抱着受伤的腿咬牙说没事,直到到家她自己买了棉签和碘伏清理,半夜妈妈过来给她盖被子,膝盖压在她的伤口,她惨叫一声痛醒,第二天醒来揭开纱布,伤口还在止不住的往外冒血。
他从她外甥那里知道她出事后,万分愧疚没有把她平安送回家,怒斥她不好好照顾自己。她呵呵笑着说,没事,习惯了一个人承担疼痛。
回去上班那天,她看到床上放着一团报纸包着的东西,打开一看,是那只美丽的海螺。她是该惊喜还是惊吓呢?老是被这样的惊喜冲动着心房,她越来越不愿意和他接触。不想他陷的那么深。
她心爱的杯子丢了,他联系酒店找到给后寄过来给她送去,她一句谢谢也没说。因为说谢谢,会让他觉得生疏,而不说,又没有礼貌,面对他的付出,雅然不知怎么感谢。
腿上的伤口经过2个月才愈合,留下丑陋的伤疤。期间,他买了同样的棉签和碘伏和水果送来,她再次告诉他,下次买东西之前告诉我一下,你买的我都有。他嗯嗯应着。
最后一次联系是她约他去吃烧烤,可是她又爽约了,那天晚上天太冷,她说不去了,明天去,结果第二天她被大姨妈折磨的下不了床,没有通知他一声取消计划。熬过了一个周末之后,他就默默的把她删了。
有一种感情叫暗恋,能叫人看到心仪的人时心里绽放出花朵,也能让人看不到TA时思念不已,更能让人看到TA和别人在一起时心痛难耐。程君的暗恋是最痛苦的,他的心思雅然都知道,雅然的心里怎么想他也都知道,一个苦苦的陪伴,一个疯狂拼命的跑,跑累了停下来,享受他的呵护。
一段看不到结局的苦情,他孤独的唱着独角戏,看着她神经质的一切。他从来没有过怨言,因为是自愿,他没法拒绝她每次给他转账,只能以带她看电影吃美食来弥补心中那份残酷的生疏。他只想和她更近一些,可是她始终和他保持着距离。
雅然留给他的回忆,是一只精致的钱夹,那是第一次感谢他帮忙,她花心思找人在钱夹里层DIY的处女座和他姓名首拼大写的标志,如此有心,只因他是处女座,略表她的真诚谢意。难不成是她这份礼物让他从一开始就会错意,陷了进去?
谁叫雅然是个心思细腻的女子,送出的礼物一定要有自己的创意,她会给闺蜜送玫瑰送蛋糕,除了以前的男朋友,她也会给男性朋友送礼物,表示谢意或者祝福。对她来说,只是一份心意,并不代表爱情啊。同时送出的还有给她弟弟的腰带,钱夹和腰带是套装,因为怕他误会,所以把腰带送给自己,钱夹送他,她认为这是一举两得最好的安排。
看着面前一堆书,她忍不住发短信,借的书还没还,你来拿吗?她知道即使把她拉入黑名单,短信也会在黑名单出现,他看得到。她只是理性的解决事情,不带任何感情用事。他终于回复,明天我把借书证邮寄给你,麻烦你去还一下。这是最冷漠的回复,她只不过想把书还了。
很想矫情的告诉他,谢谢你这么长时间的照顾和帮助,总是在我需要的时候去打扰麻烦你,你一句怨言也没有的付出,很想把你当作最好的朋友对待,却从未问及过你的感受,没有关心过你任何,最后,还是感谢你的陪伴,祝你幸福!一定要幸福!
但千言万语都是多余,她只告诉他,我尊重你的决定。
他无怨无悔的做着她免费的GPS,苦工,垃圾桶,可是她总是提醒他,她不需要他。他这么做,也是给自己,给她一个结果。她不能一直依赖有他在身边,因为他早晚有一天会离开,与其等她不需要时赶他走,不如自己高贵的离开,他可以跟随你走完99步,第一百步时,他选择离开,因为他知道她不会回头。
她亏欠一个人太多,可是感情的事情她从不委屈自己去接受所不喜欢的,他的一厢情愿,她的心知肚明,明知道只有一种结果,或者他默默的看着她嫁作人妻,或者就是这样选择离去。
他用这种方式守护着自己的尊严。在雅然的世界里,只有她删别人的份,删她的人她绝不会再添加。程君是,一旦删除一个人,绝不会再联系。她们注定是两条平行线,一辈子都不会交集在一起。
他的签名停留在:如果不能对你好,要我有何用?
如果说没有不舍,是不可能的,好像嘴里的一颗牙齿,失去一颗无关痛痒,最多疼痛几天就会麻木,然后留下一个丑陋的空洞在那里,即使你镶一颗金牙在那里,它终究不属于你。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