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要学会跟自己玩

 你一定要学会跟自己玩

那种感觉不是一种离别之感,而是一种心理上的疏远。” 

“觉得有种被孤立的感觉?” 

“是的。” 

“确切的地说,是突然而来的孤独,是吗?” 

“是的”。 



鳕妹毫不犹豫地给我了答案。我本来想说一堆的在理论上能说得很漂亮的话来安慰这个在千里之外的妹妹,在措辞的片刻,我看着这个高楼林立的城市,人来人往,看似成群结队,其实都只是孤身向前。 



“我懂。” 是的,孤独感,我懂。“ 

那么就先接受这种感觉吧,慢慢就会跟它好好相处的,而且,大多数时候,我们某些在心理上的依赖很多都会落空,有些看似共同进退的人,也会有不靠谱的时候。当然 ,我们有时候也会是别人眼中不靠谱的人。用矫情一点的词来说,这种感觉,叫成长。” 



我有时候会反感我用这样的略带过来人或是有些庄重的口气说话,但这次,我没有反对自己的想法。那时正是一场雨过后,阳光及时出现,天正蓝,白云应景飘过 



“懂的越多,越觉得自己像个孤儿,走的越远,就越觉得世界就是个孤儿院”当我看到韩寒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就觉得那个热血的独特的大男孩终于变成了安稳而静重男子汉了,他的成长必定也是孤独的。 



“我试图想知道这种孤独感的原因,并摆脱它’ 

“不太可能做到”我竟迫不及待地先入为主了给了否定的一句话。 



想起派在掉进大海时候,他一心只想着要怎样除掉老虎,在一次次的对峙中,却让自己更恐惧,当它们彼此终于由恐惧变为依赖的时候,一切就海阔天空了。孤独也是我们在茫茫尘世生活的想与我们抢食物的老虎,并常常让我们感到无助而挫败。 



“我曾是个在内心极其依赖他人的人,后来,我渐渐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他人无责任和义务来赶走我心中的‘猛虎’。 



丁丁张在一版再一版的《人生需要揭穿》里说,做为一个成年人,我们要有具备承受找不到别人的能力。我理解为:我们也必须要学会有跟自己玩的本事。 



“我突然想独自安静来消化这种难以控制的孤独,但又想找人说说这些复杂的情绪。”‘ 

“我一直都在” 





我总会感觉到荣幸得到姑娘们的一些信任,她们经历的种种苦恼困惑我是无法做为旁观者的,因为生活也从未对我客气半分,哪些个泪流满面,哪些个委曲打击,以及你们经受的孤独迷茫,我至今一样没有找到一一摆脱它们的灵丹妙药。 



当我终于敢承认我是个悲观主义者时,我就再也不敢轻易跟在困苦中的人说,一切都会好起来,做人总要开心之类的TVB式的安慰公式了。因为,有些事情它就是好不起来,比如,你无法言语的不被理解的孤独感。 



蒋勋先生在《孤独六讲》里说:你被孤独驱赶着去寻找远离孤独的方式时,会处于一种非常可怕的状态;因为无法和自己相处的人,也很难和别人相处,无法和别人相处会让你感觉巨大的虚无感,会让你告诉自己:“我是孤独的,我是孤独的,我必须去打破这种孤独。”你忘记了,想要快速打破孤独的动作,正是造成巨大孤独的原因。 



我第一次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是在飞驰的高铁上,窗外一边荒凉,一眼万里,但又什么也看不清。第一次感觉到坐火车也可以这么地静默安稳,前后左右的人都是去同一个地方,即刻就会各奔东西。我一直是害怕这种独自奔走千里的感觉。带着这份忐忑,看着蒋先生用几万字来如何说着孤独 。我以为像他此类智者,一定会我一个解决问题的答案,然而没有。这也许就是智者所为,他很潇洒地说:孤独没什么不好,使孤独变得不好,是因为你害怕孤独。 



我再一次把他的意思理解为:你要学会跟自己玩。 



“在泰国的那几天,觉得一切真美好,安静而没有纷争,就算当时是一个人呆着,却没任何的不安”“热闹易生虚无,安静催生坚定”我在心里想到了这句话。 

“我一直在等你从泰国寄来的明信片”我欢快地说。 



整场谈话结束的时候,阳光又消失不见,又是一场雨在奔来的路上,我知道我并没有给予任何实质性的帮助,但我知道我们都有一个期待,即便日后孤独感还会排山倒海。 



千年前,陈子昂在幽州台上,“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种无人理解的孤独蔓延至今。我们这等小女子实在没有这等之气概能在困顿之时仍能留下让后人敬念的心情。唯一能做的,就是学会跟自己玩。 



这篇文在写到一半的时候,我发给了鳕妹看,她说瞬间有了种被安慰的感觉。当我快要结束这个文的时候,我竟有一种真实的愧疚感,因为,如果这作为一个命题作文,我肯定早就跑题了,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依然对我们曾经面对的正在面对以及将来无可避免要面对的迷茫困惑无能为力。 



于是,我想起了里尔克的一首诗; 

秋日主呵,是时候了。 

夏天盛极一时。 

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让风吹过牧场。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催它们成熟, 

把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徘徊,落叶纷飞。 



这个死于白血病的诗人穿越一个世纪来用文字安慰我们躁动的心,尽管他一样对孤独无可奈何。那么就也学着他读书,写长长的信。在林荫路上不停地,徘徊,看落叶纷飞。 



相信我,一切都只是暂时的。那些让人无助的孤独终会化为一股坚毅的安静的力量,这种力量会广袤无垠,汩汩如动脉。

文/听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城市病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itypatient.cn/3016.html

作者: 城市病人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Leave a Reply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