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抵达的距离

心水♥、静静的、夜、view、MrCheer

文/游游

他说,好久没见。

我笑着说,是啊,好久没见。

他说,这是我女朋友。

我说,真漂亮。

他对他女朋友说,这是……我高中同学。

他女朋友说,你好。

我说,你好。

看着他们手挽手,我故作很淡定的说,对不起,我还有事,下次有空再聚。

他说,好,再见。

我说,再见。

我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我竟然在北京遇见安宁。而且我从未料想过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他。也从未想过,会在公司的楼下遇上他,看着他和他身边的女人相携离去,隐藏在最心底的记忆,就像被打开了阀门,顷刻之间,关于他所有的记忆涌了出来。

遇见安宁,是在我高一。

那时的我喜欢古惑仔,喜欢那些看起来有些坏坏的酷酷的男生,不喜欢柔弱的书生似的所谓老师口中的三好学生,也不喜欢那些看起来很老实的男生,总觉得他们不能给予我安全感。

所以每次听说有打群架,或者男生斗殴的事件,别的女生都远远的躲开,我却奔过去,喜闻乐见似的看着。觉得能打架的男生特别的帅。可惜学校管的严,谁能让学生天天打架?倒是宁愿学生天天打打篮球,还能在跟别的学校比赛时争争名次。

于是打架看不了,那就看球呗。当年流川枫、樱木花道也是我心中男神级的人物。我的座位靠窗,而操场就在教学楼旁边,所以从窗户边很容易看到篮球场上的人。据说有个叫安宁的人特别会打篮球,技术跟流川枫有的一比。当时我还不信,为此还跟班上一个女生差点闹翻。她生气的说,安宁绝对比流川枫厉害。

我从窗户远远看过去,有位个子很高,看起来痞痞的男生,球技还真不错。那个女生指着那个男生说,就是他,看看,看看,人家又帅,又会打球。

我嘴上切了一声,可眼却紧紧追随着那个男生。只可惜,距离遥远,再2.0的眼,也看不清楚长相。只见半场下来,立刻有女生上前殷勤的递水。他接过水,仰起头咕咚咕咚喝一半,然后把剩下的一半直接从头上浇下去。之后把空瓶再递给女生,下半场开始。

一日,该我和另外两个同学做值日,于是回家的时候有些晚了。出了校门口,在等公交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人,咬着一根烟,跟旁边的人在说着什么。一张帅气的脸,眼睛弯弯的,嘴角带着坏坏的笑意。瞬间像是一张被定格的照片,我愣神似的直愣愣的看着他。像是感受到什么目光,他抬起头看向我这边,四目立刻对上。我和他都怔了一下,随即我移开了目光,恰好这时公交车过来,我逃离似的上了车。

之后我才知道他就是安宁,比我们大一级,就是那个篮球场上的风云人物,那个长相帅气,却带着一脸痞子像,完全是我符合心中坏男生样子的男生。于是我也开始去操场上看球,时不时的为他加油,在他投进三分球的时候激动不已。在他扣篮的时候,尖叫。像所有爱慕他的女生一样,只是我们从那次相遇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什么交集。

不过,我的目光,总会在校园中寻找他的身影。经常能看到他宽阔的后背,看到他双手插进裤袋里,一个人走路或者两个人一起。

一学期就这么过去,我开始住校,和面临文理分科,因为我的理科成绩实在是太差,所以只能选择文科,当我听说安宁是学理的时候,心里有些微微失落。原来他是学理的啊,那我们岂不是能探讨的东西很少么?

就在开学的时候,我怀着无比郁闷的心情,开始了文科生活。而在第二天,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这是新转到我们班的同学,他叫安宁。”咦,他怎么会……

老师还没说完,台下早已经窃窃私语。尤其是女生,一个比一个兴奋。台上的安宁一身黑色的T恤搭牛仔裤,高高的酷酷的。

“我听说他由于经常翘课,成绩越来越差,才会想着不如来学文好了。”同桌满眼桃花跟我说,“现在想想,幸好我选择了文科。”

“安宁,你先坐在苏茉旁边的位置。”老师指了指我旁边隔着一个过道的位置。我睁圆眼睛,他看着我,点点头。

我故作不认识他,故作很认真的听课,故作很认真的记笔记,故作很认真的跟同桌谈论事情,故作很正经的用余光去看他。他常常在睡觉,不睡觉的时候在看课外书,不看课外书的时候就翘课去打篮球,不打篮球的时候,就是没有来学校。

他的成绩一直很差,最后老师忍无可忍,罚他打扫卫生,罚他在后面的黑板前站立上课。期中考试前,老师说,如果这次的成绩还是很低,就让他叫家长。他似乎很苦恼的看看自己干净的就像刚发下来的新书一样的课本。

我看了看自己的笔记,然后又看了看他,接着我把自己的笔记递给了他。他愣愣的看我,沉默的接过笔记。

“我帮你补习吧。”

他挠了挠头,看了看密密麻麻的笔记,说,“好。”

于是,每天自习完了,我跟他还留在教室,帮他补习功课。一切都像那些青春电影里演的一样,我们慢慢变得很熟,互相开玩笑,互相买早饭,他翘课的时间也慢慢的少了。

冬天很冷,他会为我准备暖水袋,有同学开始开我们的玩笑。

在圣诞节的时候,他带我去公园,我们一起坐过山车,一起坐海盗船。

我经常胃疼,他每次都能从口袋里像变戏法一样,拿出胃药给我吃。

我画了一张他的漫画,他放在书包里,夹在我送给他的本子里。

我数学很差,他英语很差,我们就互相补习。

我逼他背历史。

他逼我背数学公式。

我时常看到有女生投过羡慕嫉妒的眼神,可我不在乎。现在每天安宁去打篮球,能递水的只有我一个。

然后在一次补习完回宿舍的路上,他突然把我拉到黑暗的地方,快速的在我唇上亲了一下。然后在我耳边说,苏茉,我喜欢你,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你。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他就三两步的跑开了。

剩下我站在黑暗中,看着已经看不清楚的背影。

我一度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跳的很快很快,脸上像是烧着一样,心里像是有道声音想要尖叫,尖叫。

不知道自己怎么进的宿舍,自己怎么洗漱完躺在床上,只是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黑暗中安宁一双乌黑晶亮的眼睛看着我,对我说,我喜欢你。我不自觉的摸着唇,依然觉得温热。

那是我住校以来第一次失眠,无论怎么睡都睡不着,在想第二天怎么面对安宁,要怎么再给他补习……

然而一切都是我多想,安宁压根不给我机会。第二天他没来上课,他是走读生,住在家里。据说老师给他妈妈打了电话,他妈妈说他打电话说他住学校了。

一直到第十天的时候,安宁才出现,他的右眼被包扎着。我还没来得及问什么,老师已经把他叫到办公室,然后一整天过去,直到上自习的时候,他才回到座位上。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沉默地收拾了自己的东西。

我看着他,他看了看我。

没有任何的话,就那样的离去。

我追出教室,“安宁。”

“苏茉,对不起。”

“到底怎么了?”

“我妈已经为我办理了转学手续。”

“……”

后来听老师说,他当晚没有回家,而是跟几个社会上的混混去了酒吧,然后喝醉了,闹事,打架,眼睛差点瞎掉,在医院一直躺到现在。学校准备给他处分,他妈妈求了校长不要给处分,否则档案上将是污点,愿意为他办理转学手续。

以前一直觉得那些古惑仔很帅,一直觉得能打架的男生很酷,一直觉得坏坏的男生,成绩应该很好,一直觉得安宁会和我一起考大学。

可是……他就那么的走了,在向我表白,还没听我表白的时候,就那么转学走了。

我的成绩一落千丈,问了好多人,都不知道他转到哪所学校,也有人说他出国了,去了英国。但是也有说他在另外一所高中,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翘课去另一所高中,在校园里逛了整整一天,却始终没有看见他,哪怕跟他背影相似的人。

回到学校,我被老师狠狠的骂。

“我知道你跟那个安宁之前走的很近,你也不看看他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别以为他长的帅点,就觉得他好。成绩那么烂,即使你们在一起,他养活的了你吗?都不知道你们这些学生到底怎么想,打架,谈恋爱,要是我是你妈,早打死你们。”

老师劈头盖脸的骂,我面无表情的站着听。

“哎我说苏茉,你要是这么作贱自己,你就来,反正大学是你们,又不是我的,你们考不上,只能一辈子呆在这个小县城,我看你长的还行,就多嘴说一句,什么样的人看不上,偏看上那种烂泥扶不上墙的人。你都不看看,他都跟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混,小小年纪竟然去酒吧,这是幸好眼睛没瞎,要是瞎了,就有够受的,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好男人多的是……”

“我喜欢安宁怎么了?我就喜欢他打架,我就喜欢他抽烟,我就喜欢他坏坏的,我就喜欢他成绩不好,我就喜欢他这样,怎么啦,你以为你老师就怎么着了?!”

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么顶撞老师,我也被叫了家长。

平时总是宠爱我的老爸,第一次打我,过了很久五指印也没消去。

我依然被其他女生指指点点。

压抑的过完整个高二投奔更压抑的高三,整个高中因为安宁,我过的很沉默。

我也至此再没见过安宁。

如今看着他牵着他的女友,他变得温和,变得谦谦,不再是年少时那个弯着眼睛带着痞痞的笑的男生,不再是那个总会叼着烟假装成熟的男生,不再是那个风靡篮球场的“三分王”,也不再是对我轻吻,说从第一眼见我就喜欢我的那个安宁。

每次走在路上看到跟安宁很相似的背影,都会愣神。

年少总轻狂。

我们念念不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城市病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itypatient.cn/2753.html

作者: 城市病人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Leave a Reply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hi@zhangleilei.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