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

       如果
我写了很多个“如果”,那些“如果”在经年的田野里缓慢生长,然后开花复又枯萎。最后的最后,只是在岁月的轱辘之下,发出一声冗长的叹息,便再无踪迹。       就像我曾经讲过的“多年”,终会被时间磨平。岁月过后,伤痕被带走。你终于遗忘了,我也不在乎了。       记忆里的牵念,带走时间里的一往而深。我贪恋的是心底满满的感觉,怀念的是那时的自己和无法回去的光阴。是谁说世界上最冷的夏天不在南极也不在北极,而是在说真话的那一刻。空气里弥漫着的是27°的温暖,可夏日的凉还是来得迅猛,凉至心底。仿若置身于深深的湖底,触及之处,尽是冰冷,就快要窒息。你给我编织了一个梦境,填补了空白,增添了色彩,使之更加甜蜜。但这是蜜糖,也是毒药,让人毁掉自己的全部原则,使之癫狂,使之颓废,在微笑里奔向那可望不可即的远方,得来的是飞蛾扑火般的毁灭。傻,不傻?

时光翩然轻擦,现在各自在天涯。埋藏于心的执念已不显而易见,冷暖自知自觉,孤独的守着自己的一座空城,即使想念,也避而不见。时光还未到深处,在这漫长的单行道里走过悲伤,走过难忘,有些事,会过去,有些人,会遗忘。

咫尺天涯的距离,是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摸不着也触及不到,是云天的边界,看世间的荒芜。我曾站在离你最近的天涯。

学不会从一而终,学不会事过境迁。尘世喧嚣无常,曲折往复。但也应该学会洒脱的说别离,学会给自己一个救赎,因为无人是你的信徒。

这一路路蹉跎太多流光,遇见她、他、他们,欢喜过后,又远离她、他、他们。仍是独自一人,看云淡风清的风景,风云变迁的苍桑。

怪谁,不怪谁?

不过还好,有你,你在记忆里,还未老去。

我相信轮回,相信宿命,相信一切轮回有道,相信一切命中注定。正如我们相遇,复又远离。

如果消失的话,你想带走什么?若有来生的话,你想记得什么?

“如果”,一直是如果,都是如果。

如果有如果,如果一切重头,如果你还在,请忘了我说的话。

“如果”是一根刺,一块刺青,刺进心头,刻在心里,融不了,拔不出,洗不掉。

忽而今夏,念旧的孩子不会快乐。漫长里的漫长被光阴拉走,弄丢了自己,留住了记忆。

我还记得,那时的明媚笑容和璀璨阳光。

樱花下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人遗忘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我还要记得你多长?

鱼的记忆是七秒,还是七年?是不是等七过去,就会遗忘?
[xiami soundfile=”5.mp3″ autostart=”yes” loop=”yes”]如果有如果 — 邓福如[/xiami]
若真是如此,那么,不会再有一个七年。

折子戏只是全局的几分之一,从来不会上演开始和结局。

这出戏,于你,于我,陌生人以上,熟人未满。

没有开始,没有结局。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