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懂

他不懂

文/ 笙几

苍锦为了工作的事忙得焦头烂额,但在看到那条短讯的时候还是停了下来。是一串数字,虽然电话薄里并没有这个人,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串两年没有联系的数字。正犹豫着是否打开短讯的时候,闹铃响起来了,苍锦瞬间清醒。原来是个梦。

苍锦处在一个尴尬的年纪,26岁,没有男朋友,事业不温不火。偶尔会和七大姑八大姨介绍的所谓优质男子相亲约会,但没有一个能让苍锦满意。久而久之,虽然这些七大姑八大姨仍然乐此不疲地输送优质资源,但苍锦却想出各种理由搪塞不去。苍锦想,有些事大概是急不来的。

这天,苍锦正窝在沙发里上网,手机响了,是莫名。虽然整串数字没有任何备注信息,但苍锦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串数字的主人。犹豫之下苍锦还是接起了电话,电话那边很吵,像是在演唱会现场。但很快,苍锦听出来是在一个ktv的大包间。因为听到有人喊,切歌切歌!电话那头的人,哦对了,电话那头的莫名说:“别说话,听我唱完这首歌。”苍锦一阵焦躁,但很快就被莫名的歌声吸引住了。“他不懂爱情把它当游戏,他不懂表明相爱这件事,除了对不起就只剩叹息……”听到这句歌词的时候苍锦忍不住挂断了电话。

莫名没有再打过来,苍锦却陷入了回忆。苍锦常想,人会长大,爱情也是会长大的。苍锦和莫名之间的感情长大了,大到面目全非,大到苍锦不认识。比起这个还可以偶尔聊聊天偶尔互相调侃却再也不提见面的莫名,苍锦还是更怀念当初那个站在她背后喊:“你如果从这个拐角拐过去,那我们以后都别再见面!”的莫名。当时的苍锦停了一下还是走了,嘴里呢喃着:“那再见。”

年少的时候我们特别喜欢说再见,不喜欢一个人可以说再见,不喜欢一件事可以说再见,不喜欢一段时光也可以说再见,那时候我们当再见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办法。

莫名还喜欢苍锦的时候,苍锦还只是个只知道和复杂方程式作斗争的小丫头。莫名的爱情比苍锦早。后来苍锦和莫名在一起的时候曾经听莫名说过,莫名是因为自己的那份固执劲喜欢上她的,那份为了解开复杂题可以忘记吃饭的固执劲;莫名曾为了他喜欢的苍锦的这份固执劲做了许多傻事;也是因为苍锦这份固执劲离开她的。苍锦清楚地记得莫名说:“你太固执了,我想我们还是不合适。”想到这里苍锦不禁一阵唏嘘。可是爱情不都是这样吗,来的时候很认真,走的时候不负责任。

如果说莫名的爱情是从喜欢上苍锦那时候产生的,那么苍锦的爱情是从莫名离开后才产生的。和莫名分开后的苍锦,整天手机不离身,骗自己说也许莫名只是在恶作剧。固执地不相信。时间久了,便再也骗不了自己,苍锦开始和共同的朋友打听莫名的消息。想尽办法挽回莫名。大概那时候的莫名对苍锦还是有一点眷恋的吧。他们和好了。

有人说失而复得的东西大多不是原来的样子了,爱情更甚。只是那个时候的他们还不知道,爱情是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东西;是你无论做什么努力都留不住的,一纸婚书不能,山盟海誓不能,所谓温暖的家庭也不能。爱情来的时候和走的时候一样莽撞,也许留不住,也许赶不走。只是那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循环着的吵架冷战分开和好,他们的爱情用光了。

年少的爱情最脆弱,最经不起折腾,那时候我们都还没有看尽世态炎凉,都还没有百炼成钢,我们不知道,身边这个人我们该多去珍惜,我们会的只是一遍又一遍说再见。苍锦最爱的那首《他不懂》,莫名还记得,但是,和两年前一样,他还是不懂。

最终苍锦把莫名的所有联系方式删掉了。既然爱情回不来,那么就让它好好的走吧。因为他不懂表明相爱这件事,除了对不起就只剩叹息。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