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终于等不到你了

对不起,我终于等不到你了

文/负十三

龟兔赛跑,兔子骄傲自大,在途中睡了一觉,结果乌龟先挪到了终点。

是这样吗?

我有段时间疯狂迷上了《文明5》,高端大气一点说,就是Sid meier’s Civilazation 5。不,是Civilizition,或者Civalazition。

我和S,两个人,加上8个电脑,一整天。

《文明》是一个很耗时间的游戏,经常看到两个人坐在那里大眼瞪小眼,屏幕雪花卡住,风扇拼了老命在转。谁都没办法让时间走得快一点。

一旦开战,排兵布阵调兵遣将,国家还没发展到文艺复兴时期,一下午就没了。这种事常有。

再加上一个个找国家外交,奢侈品交易,买宣,签订科研协议,复杂程度,真实感,代入感,恍惚间仿若天朝大国如臂使指,千万百姓等你发号施令。

你的每一个指令都可能决定,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内,国家的安危,百姓的富强。有时候,左手边是电脑,右手边是手机计算器。

经常是,睡到中午起来,开战,七八点泡个泡面,一边放调料一边盯着屏幕,盘算电脑和人的阴谋诡计,算生产力,算回合数,算一个市民的产出,好不容易觉着万无一失,点下回合,兴冲冲去泡热水,忙不溜秋的赶回来坐在电脑前。

热气腾腾的泡面里,塑料勺子忘拿出来了。

基本上,打到十一二点,总有人熬不住。要么是产能相差太多,要么科技领先了一个时代,有时候被电脑大兵压境,灭国之祸不远,就一拍桌子,不打了,上床睡觉。

其实上床也睡不着,窝在被窝里找,计算自己哪一回合干了蠢事。或者玩手机,回短信,和女朋友道歉编一天不回电话的借口。有时候,凌晨两三点钟下来撒尿,两个人打一照面,都一愣。

蓬头垢面的,像两个决绝的山顶洞人。

脚步声走远,灯就灭了。

女神是每个学校都有的女神,成绩很好,长相很好,人脉很好的三好学生,女神和S的故事一直是院里的一个传奇,名字叫屌丝如何逆袭女神。

屌丝也许没那么屌丝,女神可能真这么女神。

据S交代,女神倒追的自己。十佳晚会,屌丝刚拿到院歌手第一,回宿舍不久收到了条短信。当时S撸的起劲,没太在意。一局毕了,兴冲冲捧着短信到我跟前嘚瑟。

“我们在一起怎么样?”

发信人当然是女神。

“打个电话过去,说不定人家玩真心话大冒险呢。”我很冷静的分析。

电话内容当然没有听到。但是打完电话,S脸笑成了一朵菊花。

第二天就看到两个人肩勾着肩,手搭着手,像两只章鱼一样肆无忌惮轧马路。夏天,香樟树叶茂盛碧绿。

期末复习的时候,宿舍断电,我们都出去通宵,院里有个自习室,二楼,免费空调。我带着女朋友在内屋看书,屌丝和女神在外屋复习。

在院里流传的版本是,我和女朋友在内屋打啵,他和女神在外屋幕天席地。后来书记见了我和S,每次都咳嗽,好像嗓子不太舒服。

哪个王八蛋瞎说的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因为我和S的关系,两对人那段时间还挺熟。但女神觉着我丑,我女人觉着S不上进。

当然女神有独特的表达技巧:“啊呀F,从来没这么近看过你呢,感觉好奇怪的说。”

哈哈哈哈我去年买了个表。我心里无数草泥马奔过。

相反我女人就直接的多,再三跟我强调:“你倒是花点时间干点正事天天就知道撸啊撸?知道院里面对你风评多难听嘛!都快赶上S了。”

S在旁边脸都变成猪肝色,女神哈哈哈打圆场:“哎呀我也喜欢玩LOL的啊。”

S兴奋的扭头问:“你玩过哪个英雄。”

“撼地神牛吧?”女神挺肯定的。

我心里笑的翻江倒海,默默想:撼地神牛哇哈哈哈太机智了。

童话里灰姑娘嫁给了王子,美人鱼嫁给了王子,白雪公主嫁给了王子,好不容易励志一把,让一只青蛙最后也迎娶白富美当上CEO走上人生巅峰。

结果它是青蛙王子。

这个世界是高富帅的,也是屌丝的,但说到底还是高富帅和高富帅儿子的。

我们打文明的时候特别像高富帅,无数土地,人民,生产资料供己支配,一怒之下漂橹满地血流成河。

我们打LOL的时候,三杀,四杀,五杀,靠智商和意识碾压对手,击败一个又一个屏幕之后的逗比宅男,来获得满足和自豪。

这就是虚拟世界的魅力。他能让你做到现实中没办法做到的事。但在别人看来,我们在虚拟世界拼杀,在现实世界睡觉。

比如女神和我女友,以及许多打游戏男孩子的女朋友,她们会觉着这是一种不可理解的行为。

为什么不去上课,躲在宿舍里打游戏?

为什么不去实习,却没日没夜泡在网上发呆?

为什么不赚点人民币,却为了几个虚拟货币拼死拼活?

这些问题我们都没法回答。一些早熟聪慧的上进女生,真是贪玩偷懒长不大男孩的噩梦。

幸好我女友比较通情达理,基本抱着一种:小孩子长大一点自然会懂事的心理,宽容,理解,原谅,在我一次次因为团战漏接电话不回短信之后。

而女神不一样。能成为女神的人,一定对自己够狠。一个要求严格的人,眼睛里往往融不进沙子。

S是一颗很大的沙子。

那一夜风很大,窗外香樟树叶厚厚铺满了地面,早上几个阿姨拿着大扫把,刷刷刷,很早就把人吵醒。我打着呵欠下去撒尿的时候,看到一片香樟叶子飘到阳台上。轻轻地落在地上,没有声响。一只手把叶子捡了起来,握在手里,捏碎,变成一地粉尘。

S在阳台上坐了一夜。分手的短信,我没有在他手机里找到,也许是删了吧。

那一天起,我疯狂的迷上了《文明》,高端大气一点说,叫SID Meier’S Civilizition。

S陪着我打。两个人,八台电脑,一整天。

毕业季,学长学姐像燕子一样走了。宿舍空荡荡的,一到晚上,一楼层的灯,只有那么几盏亮着。

很多床空了出来,我和S琢磨是不是偷偷租出去,一个床位300,免水电,体味重者勿扰。

女神比我们大一届,早早申请了国外名校OFFER,从这个三流学校欢快的飞出去,也不知道一去复返不复返了。

不回来也好。这里不适合他。S从我口袋里又拿了一根烟。

他猛吸一口,烟雾把脸遮挡不清,万宝路这种烟的滋味,很苦,苦到有时候恨不得把肺腔都咳嗽出来。

毕业晚会安排女神独唱。唱到一半S冲上了台,抱了女神一下,全场口哨大作。女神握着话筒的手环住S的腰,音乐空响了半分钟。

距离他们分手已经两年了。

女神并没有去找新男友,毕竟并不是每一届十佳歌手的第一名都唱到她的心里。而S,他和LOL谈了三年恋爱之后,现在已经钻石五了。

晚会之后S的铃声换成了《不再联系》,电脑里单曲循环也是这个,双排的时候听着一个男人矫情痛苦,心里实在是说不出的酸。

怪谁呢,好像也没有谁好怪的。怪缘分吧。

女神前两天的飞机,签证办妥,走了。走之前请了许多人唱K,我和S都没有去,S陪我在宿舍撸了一晚排位,喜闻乐见,连跪。

我们扶着栏杆抽烟,看远去的山,密密麻麻的黑色树林,像一丛丛毛发,安静的夜晚,光线也停了下来,像一幅画。

只有烟在夜里一明一暗。

我只看到许多虫子徒劳的在灯光下盘旋,不时触摸路灯滚烫的表面,惨叫一声,依然决绝的转着圈子,羽翼扇动绝望。

机场在那边吧。S出神的望着山的那头。午夜三点,我们谁都没听到飞机走过的痕迹。

S第二次睡在阳台上。有很多知了在安静的夜里陪他唱歌。

手机从兜里滑出来,微微的震动,泛着蓝光。

女神在短信里说,我走了。

我帮他回了条嗯。然后快速删除,毁尸灭迹。

您是否要删除该联系人的所有信息。我点了是。然后看到一只满屏的沙漏,沙漏上数字写着一千八百四十二。数字下面是三个字,请稍后。

而S是等不到了。

正在删除的过程中,女神又回了一条短信。

还是等不到你呢。呵呵。

沙漏上还是显示1842,请稍后。我拼命按取消删除,没用。

一直等到删完,收件箱里什么都不存在了。我才发现这条短信也一并删去,仿佛从未来过。

机场在山的那头,S在山的这头。夜里很冷,星星都冻的闪闪发抖。

中间隔着一座山。

我们都有想要保护的人,想要爱的人,想要拼尽全力去做的事。但有的时候,她不需要保护,她不爱你,事情也没成功。

在一次次挫折和打击中,我们越来越优秀,慢慢从一个偷懒长不大屁事不懂的小孩变成男人。学会处理事情,情感,人。

我们慢慢变成别人心中等不到的人。

而最初那个我们等不到的人呢,她已经是一个梦了。

兔子和乌龟赛跑,也许兔子不是骄傲,只是故意让着乌龟,想要等他赶上来,一起跑到终点,跑下去,跑到永远。

而乌龟还在起点睡觉,偷懒,打游戏。

对不起,我终于等不到你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