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刻下时光

dsga

你说了拙劣的谎,我却还是理所当然的相信。我的泪,它说连疼都是浪费。—前言

1

木漫,说到这个名字,咋一听,有点土,静下心去看,却又觉得清新,似乎能从里面闻到山林里枝木的味道一样。

初次邂逅木漫,是在去年的夏天,在老家一间名为青春书屋里。那时,她趴在柜台的书桌上,带着黑色的眼镜,认真无比的翻看着面前的书本。我抱着刚找来的复习资料站在柜台边上,认真无比的看着她聚精会神的开着小差。

过了好一会,我凑过去,小声的问她:这是什么书?她似乎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她抬起头睁着大眼睛愣愣的看着我,我这才看清楚她是挺清秀的女孩,然后她回答我道:《甜酸》,饶雪漫写的,关于青春的小说。 哦。我应了声,记下了这个有点奇怪,却有着普遍字眼的书籍。

一个星期去三次书屋一直以来都是我亘古不变的习惯,暑假无所事事的我,也只有靠书籍打发时光。有时候去逛逛并不买书,有时候躲在那里就是一上午,那个时候,我并不爱看言情小说,我觉得书里写的东西都是胡编乱造的,唯美忧伤的不切实际。

饶雪漫写的小说,既现实又唯美,她清丽的笔锋把我们这些处于青春期少年间的问题都完美的展现了出来,更像个小电影般,印在了漫迷的脑海里。

我不喜欢伤感,更不喜欢多愁善感,所以,我不是饶雪漫的书迷,我不能接受那些让自己的心脏疼痛的任何东西,为一个书中的人物疼痛,那是不科学的。可是,木漫就是喜欢不科学的东西,她爱死饶雪漫写的东西了。

我去书屋的次数多了,和木漫见面多了,彼此也算是熟识了,或许是因为大家都是自来熟的人,没几下就加上了扣扣,然后就是东南西北的胡侃海谈。在她的空间里,我能看到一大片的文字,带着淡淡的清愁。她的每条说说都会有我的足迹,每个足迹都是同样一句话:木姐姐,你好歹也是二十一世纪的知识分子,做啥要去学古代那林黛玉姑娘,时不时的就泪湿满巾?

木漫说,你懂个屁,我严重怀疑情商这种东西根本就没有种植在你身上。 我想我的确是不懂,不懂她的执着,不懂她为什么那么喜欢饶雪漫。而我本来就很笨,再加上我是真的有那么一点没心没肺,在那个时候我最看中的就是能不能考上一所好的大学,能不能去实现自己所梦想的东西,所以,别人对我来说,并不是那么的重要。

2

8月末我回到了学校,继续念着我的高中,和往昔的朋友一如既往的打打闹闹,然后,很快的,我就把木漫这个人忘的差不多了。

在空间里看多了她伤愁的文字,也腻了就屏蔽了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