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琵卓河畔,哭泣。

“我坐在琵卓河畔,哭泣。传说,所有掉进这条河的东西,不管是落叶、虫或鸟羽,都化成了石头,累积成河床。假若我能将我的心撕成碎片,投入湍急的流水之中,那么,我的痛苦与渴望就能了结,而我,终能将一切遗忘。 

   

  我坐在琵卓河畔,哭泣。冬天的空气让颊上的泪变得冷洌,冷冷的泪又滴进了眼前那奔流着的冷冷的河里。在某些我看不见、也感知不到的地方,它将汇人另一条河,然後,再汇入另一条河,直至流到大海。 

   

  且让我的泪流到那麽远吧,这样,我的爱人将永远不会知道,曾有那麽一天,我为他而哭,且让我的泪流到那麽远吧,这样,或许我就能遗忘了琵卓河、修道院、庇里牛斯山的教堂、那些迷霁,以及我俩曾一起走过的小径。 

   

  我终将遗忘梦境中的那些路径、山峦与田野,遗忘那些永远不能实现的梦。” 



——《我坐在琵卓河畔,哭泣》


Hey,我们延续电台,不要停止,但是目前我们缺人手,如果你有兴趣,可以联系我,微信号:citypatient

QQ群:233694130

电台链接:

存档


我坐在琵卓河畔,哭泣。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城市病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