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公众号

《青春再见》第二十章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微信号】 citypatient2012【官网】 www.citypatient.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微信号】 citypatient2012

【官网】 www.citypatient.cn

【微博】 @城市病人网站


“她……她……”徐菲菲“她”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听说白木木是丁岚的表妹。”“而且我听说白木木她妈妈以前也是这个学校的,是个很出名的人物。叫丁……丁什么来者?”“丁繁卿嘛!”“对对……”

“不会吧!”徐菲菲张着O型大口听着旁边的几个长舌妇念叨。“难道我老爸的梦中情人就是白木木的她妈妈?”“怎么?”沈遥在旁边问了句。徐菲菲立刻合上嘴巴:“没……没什么。”

这时闪光灯哗啦啦的闪烁。木木一看到记者,立刻拉起室友开溜。

宿舍里,三朵花拿着丁岚给的礼物到处炫耀。一时间整栋宿舍的女生都晓得白木木是丁岚的表妹。于是拍马屁的拍马屁,套近乎的套近乎,所有的人都换了张脸似的对待木木。木木被众女生围的水泄不通,到了熄灯时间,才好不容易喘口气。

“有你们这么待我的吗?早知道说什么也不告诉你们了!”木木白了室友三眼。“干嘛呀,这么好的事有什么呀!如果是我,我就充分利用这层关系。”阿水羡慕并气愤的看着木木,气愤她一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态度。

“睡觉!”真不想理你们三个。木木爬上了床,捞起被子就盖在身上,一并盖在头上。脑海里却出现了在后台的情景。沈遥帮徐菲菲把头发上的发卡弄掉,耐心等待徐菲菲换衣服,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和谐之景。

木木不耐烦的翻了翻身,企图甩掉脑海里沈遥和徐菲菲亲密的样子。在木木不断的翻来覆去中,床也被木木翻的“吱吱”想。“喂,木木。我说你大晚上的不睡觉,在YY啊?”对面的刘玲扔过来一句话。木木在床上停顿了下。

“啊!”一声尖叫从刘玲被窝里发出。

“咋了?”阿水本来快有睡意了,被刘玲这一喊,没了睡意。

小阳一语中的道:“她被木木非礼了。”

“你想干嘛?”

“小阳说我非礼你了。”

“不准摸我的胸。”

“我想知道有没有36D。”

“你流氓你。”

“我又不是男的,充其量是观摩观摩,你怎么长成这样的。”

“我再说一遍,不准摸。”

“我摸了。”

“不准。”

顿时刘玲的床“吱吱”的响。

“白木木,你不会是拉拉吧?”

“……”

江城的天阴晴不定,早上起床的时候,还是阳光普照,上完课就稀里哗啦的下起了雨。众多人等待在教学楼前期待雨势小点。这时一阵凉风吹过,穿着裙子的刘玲顿时成了“玛丽莲梦露”,刘玲连忙用手遮挡着裙子,还是很不幸的露点了。因为身边有位男生对另外一个男生道:“我似乎……看到了……毛……”说完和另一个男生不怀好意的看了眼刘玲。刘玲顿时气结的骂了句:“无耻!”“哎你骂谁无耻呢?”“骂你呢!”男生正准备接着骂的时候,听到旁边有人小声的骂他们“不要脸”。那两个男生理亏,不敢往下对骂,悻悻的离开。这时秦琼扯着伞过来,一不留神没看到人,抬脚那刹鬼使神差的绊倒了其中一个男生,那个男生顿时来了个狗吃屎,全场人轰然大笑。

雨越下越大,秦琼只多带了一把小伞。五个人,没办法走。木木看了眼成瓢泼似的雨道:“要不你们先走吧,我去教室再坐会儿,你们谁好心到了宿舍还惦记着我呢,就给我来送把伞。”于是秦琼拥着刘玲走了,阿水和小阳撑着一把小伞艰难前行。木木重新转回教学楼,百无聊赖的看着空空的教室。忽然想起江一燕和佟大为演的《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里,他们在所有人走了后,在舞台上大唱儿歌。木木不禁也哼唱起来:“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我要上学校天天不迟到,爱学习爱劳动,长大要为人民立功劳……大雨当空下,花儿看不到,更别提小小鸟……太阳快出来,花儿要对我笑,小鸟说,好好好。”

这时后排传来轻笑声,木木大惊的回头,只见沈遥坐在后排笑着看着她。“你好幼稚。”木木一头黑线。他几时进来的,那……刚才的歌他全都听到了。想到此,木木脸色更难看。她唱歌向来不靠谱从来不着调。刚才那歌她唱的面目全非……

“难道你是僵尸,干嘛走路没有一点声音。而且你好像走错教室了吧,你们5班教室不在这里。”白木木生气的抢先道。

“是某人太投入,没听到。”沈遥懒懒的看着木木讽笑道:“哪来的小鸟跟你说好好好?”

木木甩了他一个白眼,转过身不看他。从第一次见他,她就没安生过。再说他现在应该在徐菲菲的温柔乡里。“沈同学好雅兴,怎么没见着您的菲菲呢?莫非她向别人投怀送抱了?”木木声音里明显有点酸。“你吃醋了?”沈遥饶有兴趣的看着白木木的背,细长的脖子上挂着一根红绳子,头发高高的盘起来,一边别了一支蝴蝶型的发夹。“你才吃醋呢!”白木木嗤之以鼻,坚决否认。“那你声音怎么那么酸?不是吃醋是什么?”“我吃不吃醋关你什么事?!”木木腾的回过头去。沈遥双手托着脸巴正凑近在欣赏木木的脖子,木木这一回头两个人脸对脸的差一公分。四目相对。木木忽然觉得心里面像是少了块东西,扑通扑通的作响。

“咳咳咳……”木木和沈遥这才彼此移开目光。“阿水。”门口站的阿水笑嘻嘻道:“呀,真是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的二人世界。”说完放下伞就走了。

“哎,阿水。”木木急忙站起身追出去。在出门那刻木木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沈遥,却发现他正侧着头不知道再看什么,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凌厉。

出了门,一阵阴凉的风吹来,木木才察觉到自己的脸烧热。木木狠狠的骂了自己一通。但心里却有股淡淡的喜悦感。“木木,你不会真喜欢上沈遥了吧?”阿水皱着眉问。

“谁说我喜欢他?”木木打死嘴硬。

“你还说,刚才如果不是我进去,恐怕你们就亲上了吧?”阿水不满道。

“你说什么那!”“你看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伞都歪了你都不晓得。明明就是心里有鬼。作为室友我不得不提醒你,沈遥那种人咱配不起。”

“什么叫配不起?难不成他是仙人,咱老百姓摸不着?”

“木木你还不晓得吧,沈遥真正的身份。”

“什么身份?”

这时木木的眼角莫名的跳动不止。


小游游微博:@萬小游

点击"阅读原文"直接关注小游游微博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城市病人

原创文章,作者:城市病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itypatient.cn/1659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hi@citypatient.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