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公众号

《青春再见》第四十二期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微信号】 citypatient2012【官网】 www.citypatient.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微信号】 citypatient2012

【官网】 www.citypatient.cn

【微博】 @城市病人网站

木木捧着花,望着沈遥默默的眼神,脸上绽出笑容。她瞥见秦笑琳苍白的脸,却第一次昂首的张开双臂,拥入沈遥的怀抱里,在沈遥的唇上淡淡的吻了下。

有掌上响起。

木木在沈遥耳边低低的说:“谢谢你的花。”

他们宛如一对腻人的情侣,不顾众人的目光,相互晒自己有多爱对方。这时戴维进了门,重重的咳嗽了几声,顿时其他看热闹的人,慢慢散去。

秦笑琳也恢复了神色,扬脸走向沈遥和木木。沈遥松开木木,木木捧着花看着秦笑琳。秦笑琳从包里取出一个小盒子,淡淡的递给木木道:“真不好意思,没想到你今天生日。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立在一边的沈遥,在秦笑琳拿出盒子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微变。

木木看了眼沈遥,沈遥伸出胳膊,亲昵的搂过木木的肩:“宝贝,有人送你礼物,你要是不收的话,岂不是太不近人?”木木接过礼物,精致的蓝色盒子,一看就是价值不菲。慢慢的打开盒子,木木怔住了,是蒂芙尼 (Tiffany)纪念版鱼骨头项链。木木曾不止一次的见秦笑琳在众人面前炫耀这款项链,因为它的吊坠是镂空的鱼骨头。木木也曾深刻跟阿水讨论过,那个鱼骨头代表着什么含义?从来没见过,会有一个女生把鱼骨头戴在脖子上。后来无意在网上看到,那款项链是蒂芙尼当家设计师帕洛玛毕加索(Paloma Picasso以宣传关爱地球为主旨特别纯手工打造的,全球只有十条。当时,木木看到那价格的时候,不禁哀叹,她要奋斗N年,才能买下那条链子。她贪婪的看着这条项链,幻想着如果戴在自己的脖子上会是什么效果。

秦笑琳鄙夷的看着木木的贪婪的眼神,一边的沈遥神色越来越暗。秦笑琳也适时的在唇角给沈遥递过去了一个微笑。

“啪”木木合上盒子,双手奉还给秦笑琳道:“真不好意思,您这款项链实在是太昂贵,我授受不起。”秦笑琳还没来得及掩饰的鄙夷的神色被木木尽收眼底。秦笑琳缓缓收回表情道:“真不好意思,我送出去的东西,我也从不收回。再者这款项链也该归你所有,不是吗?沈遥。”说完,眼神落在沈遥身上。沈遥,这时目光懒散的把木木手中的盒子接过去,把花放在一边慢慢道:“来,木木,我帮你带上。”秦笑琳终于忍不住咬了咬唇。

周围的人,都不动声色的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场好戏。

谁都可以猜想出来,三个人之间的关系。

三角恋,准确的说,前度女友遭遇现任女友,多么精彩的一幕。这时有人暗暗的遗憾,没有拿摄像机进来。

叶苏宜冷着脸色的看着鱼骨头落在木木的脖颈处,轻轻的扯起秦笑琳的手道:“笑琳,这会儿我好想吃东西,你陪我去吧。”

“好。”

秦笑琳再次淡笑着对沈遥和木木道:“我先走了,以后有空再聊。”顺便跟戴维和其他人打了声招呼,秦笑琳一走,众人也都默默的散了。就像一场戏,在硝火正焰的时候,戛然而止。始终没有说一句话的戴维这时对着木木道:“好漂亮的蒂芙尼,木木,生日快乐!”说完,戴维把桌子上的资料交给木木后,便随着秦笑琳一起追出去。

木木抬眸望沈遥的时候,沈遥的目光落在门口,淡淡的,懒懒的。“你要不要去跟她解释下?”不知何时,木木已经摘下链子装进盒子递到了沈遥的面前。“解释?解释什么?解释我跟你什么都不是,解释我跟你在演戏?”

木木的手,僵在那里。

“你觉得我跟你在一起,只是逢场作戏?”沈遥的眼神已经变的犀利。木木望着沈遥眼中的自己,那么的茫然,那么的渺小。“不是,我从来不觉得你跟我在一起只是逢场作戏。只是,只是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并没有忘记她!这条蒂芙尼,想必也是你送给她的吧。”木木忽然淡然的莞尔:“她无非是想在我面前炫耀,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她用过的。不是吗?”沈遥的眼中慢慢起了冷色。

“你想说我是破鞋?”

“没有,我什么都没说。是你在介意,是念念不忘,是你对我若即若离。”

“我对你若即若离?那你呢?你何时又真的把我当做你的男朋友?你有把我介绍给你的朋友吗?”

“那你有把我介绍给你的朋友吗?”

木木反唇相讥的问,沈遥顿时沉默。

他们就那么互相望着,默然的望着。而后沈遥甩身出去。

木木望着沈遥离去的身影,久久没有回过神来。末了,她背起包也离开了编辑室。刚走出两步又倒回去,终究还是把那一大束的玫瑰花抱着,走出编辑室。那款蒂芙尼的项链,木木留在了戴维的桌子上,她知道戴维应该晓得她的意思。

出了电视台,阿水的电话过来。木木抱着花赶到了江湖菜餐厅,阿水她们已经在等她了。木木一坐下,刘玲就凑上来:“呀,你看看这么束玫瑰花,都顶我两个星期的伙食费了。沈遥呢?”

“他有事来不了。”

“怎么赶到这个时候?不会是怕让他付钱吧,他那么一个富二代,难道还在乎这么点小钱?”

“不是。好啦,说什么呢?没他我们就不吃水煮鱼了?来,我们今天来个水煮沈遥!!”木木打了个响指,服务员立刻上前。木木巴拉巴拉的对着菜单发号施令。

其他三人互相望了眼,阿水伸出手放在木木的额头:“木木,你今天发烧了?”

“发什么烧,好不容易生日一次,难道就不许我奢侈一回?虽然我不是什么富家女,但是最起码我也饿不死,这点钱我还是出的起的。”

没过多久,一桌子的菜便上齐了。一个菜比一个菜麻辣,她们越吃越觉得整个脑袋都处于锅炉房的状态,烧的慌。

“白木木,你想辣死我们?”四个人的嘴巴都处于微肿的状态。“你该不会跟沈遥吵架,拿我们三个开涮吧!”刘玲夹着鱼的筷子,颤悠悠的。木木,辣的眼泪都出来了。朦胧中看其他三人,皆同自己。但是每个人却依然还想吃。

生活,有时候就如同麻辣鱼。尽管鱼上面有刺,尽管麻辣的味道已经麻痹了神经,但是在内心深处却依然还是渴望再吃一口。

就像,很多事,注定了结局,却不服气的想证明给世界看,结局不是那样子的。


小游游微博:@萬小游

点击"阅读原文"直接关注小游游微博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城市病人

原创文章,作者:城市病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itypatient.cn/1651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hi@citypatient.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