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公众号

《青春再见》第六十一期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微信号】 citypatient2012【官网】 www.citypatient.

城市病人-我们用心温暖你

【微信号】 citypatient2012

【官网】 www.citypatient.cn

【微博】 @城市病人网站

木木被沈遥吻的心乱如麻,所有的情绪都在这一吻中慢慢的散了。

“木木,对不起。”

当沈遥放开木木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这句。

一句“对不起”,似乎包含了千言万语。

木木总觉得自己上辈子肯定欠了沈遥,为何他一句话就可以化解她心中的愤恨。他一个眼神便让她哭让她笑。

她怔怔的看着沈遥。

不远处乔子戌无声的看着木木和沈遥,莫名的想起叶小天。神色黯淡。

“我姐呢?”木木此时才想起丁岚,沈遥摇摇头:“不知道。”一时间两个人再次陷入沉默。半晌,沈遥才道:“丁岚把你的过去全部都告诉了我。”沈遥握着木木的手:“木木,我愿意以后给你一个温暖的家。”

“家……”

木木看着沈遥,沈遥眼中有一种坚定。

木木迟疑的点了点头。

病房里,丁岚一直望着阿和紧紧闭着的双眼。这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丁岚没有回头看,叶苏宜看到丁岚的时候,眼神闪过一丝戾气。

叶苏宜手里拿着一束花,直接进了病房,把花插进花瓶里。丁岚无意的看了一眼叶苏宜的腹部,那里微微的凸起。

突然一阵闪光灯对着丁岚狂拍,丁岚和叶苏宜同时愣住,看向门口才发现不知何时一大群记者出现在门口。

一个手里拿着“江城晚报”录音笔的女记者朝叶苏宜看了眼后直接奔向丁岚:“请问丁岚小姐,能问你几个问题吗?”丁岚这才反应过来道:“对不起,此时我不方便接受记者的采访。”

叶苏宜眼眸闪过一丝狡黠,立刻帮忙上前驱赶记者,同时道:“对不起各位同行,今天丁岚小姐过来看我未婚夫,本是些私事,如果各位同行如需问什么,明日后到江城电视台找我即可。”叶苏宜此话一出,顿时炸开了锅。

“请问叶苏宜您是否未婚先孕?”有人瞄了眼叶苏宜微微凸起的腹部。叶苏宜不自觉的摸着腹部,那动作已经很明显的告知大众。

“作为女人相夫教子才是正事。”叶苏宜笑着对大家道。

“李善和曾是丁岚的御用化妆师和造型师,而且之前他们有传过绯闻,您难道不介意吗?”有记者问道。

“不会,他们只是朋友,异性朋友难免会被说些什么。再说丁岚小姐不是有男朋友吗?”叶苏宜微笑道。“今天真不方便接待你们,而且这是医院,我不想我未婚夫被吵到,请你们见谅。”

众人看着叶苏宜满脸的微笑,很尽责的维护丁岚替丁岚遮挡着闪光灯。又多做停留了下,便退出病房。

直到记者退出,叶苏宜也没看一眼丁岚,而丁岚则一直保持着沉默。

病房里的气氛,剑拔弩张。

“你有多爱他?”半晌丁岚缓缓开口,叶苏宜握着阿和的手放下,看向丁岚。一直面对着窗户站立的丁岚转过身望着叶苏宜。

“你有多爱他?”

“我对他的爱,你比多。”叶苏宜只这么一句话。

丁岚深深的望着叶苏宜,似乎想从叶苏宜的眼底看出什么。而后丁岚缓缓的吸了口气道:“好,我放手,我成全你。”

叶苏宜怔了下。

她跟她的战争,就这么戛然而止?

丁岚又深深的看了眼阿和,满眼的不舍,而后咬咬唇头也不回走掉,在门口的时候顿住:“我明天会让律师把离婚协议书拿过来。”说完消失去。

叶苏宜望着没关上的病房门,心底却没有赢着的姿态。她心底没有过多的开心,握着阿和的手,淡淡的冒出了细汗。

叶苏宜转过脸,对着阿和慢慢吐出八个字:“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第二天的报纸,被一抢而空。

头条新闻上,大标题:丁岚是第三者?还是劈腿王?一张大照片占据读者的眼,丁岚握着阿和的手,叶苏宜摸着自己的肚子。旁边配文为:“史上最大方的女友。”

报纸上详尽的讲诉了丁岚做为劈腿女和第三者高傲的出现在李善和的病房,作为李善和的女友,江城电视台的当家花旦叶苏宜未婚先孕,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最大方的允许和自己的未婚夫一直传绯闻的丁岚的深情探望。采访之时,尽自己所能的替丁岚挡下所有的采访。

娱乐版还大肆刊登了一些丁岚在《男人装》上面的春光乍泄的照片和在演唱会上与身边的男子动作暧昧。

一时间纷纷扬扬的话题落在丁岚的身上。

更有甚者在网上有人贴出丁岚陪酒的照片、与大老板们跳贴面舞的照片。还有丁岚在宾馆穿着浴衣的自拍照、与李善和卿卿我我的照片、与沈遥接吻的照片。

劈腿,姐弟恋,陪酒,陪睡的字眼像钉子一样扎向丁岚。

一些对丁岚意志不坚定的粉丝们,直接倒戈,纷纷指责丁岚,要丁岚给他们说法。丁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闻不问,谁都不见,包括安姐。

安姐为了应付危机公关,忙破了头,广告商纷纷撤资或要求换人,丁岚的巡回演唱会也终止了。

木木打了N个丁岚的电话,也打不通。

跑去找安姐的时候,安姐告诉木木,丁岚昨晚后便不知去向。公司虽然要保护丁岚,但这个时候需要丁岚出面来应对下粉丝,给粉丝一些诚恳的安慰。安姐说的很是无奈。

木木沉闷的出了金城国际大楼,遇到了前来的沈遥。木木简单的说了下,便沉默的向学校走去。

“木木,阿和醒了。”沈遥淡淡开口。“真的?”木木转了方向朝医院走去。

医院,当木木走近病房的时候,阿和正在看报纸,脸色很是难看。木木进去的时候,阿和慢慢的抬起头,木木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阿和的脑袋上还缠着绷带,脸色和绷带颜色一样,苍白。

“阿和哥,你醒了。”木木装作没看到阿和手中的报纸一样。“我给你买了粥,你先来喝点粥吧。”说着木木直接拿掉阿和手中的报纸,把粥递过去。阿和没有反对的接过粥,一口一口的喝掉。

这时床角一封信,信没有封口,上面只有一个名字:阿和。显然是自己放在这里的。木木扯过信,假装去卫生间。出了门便急忙打开信,果然是丁岚写的。

“阿和,请允许我最后这么叫你。我已经等不到你醒来了,但我知道不久你就会醒来。是我的错,是我从来都没有关心过你。既然你选择了她,我尊重你的选择。现在才知道,原来幸福一直在我身边,我却从未珍惜过。思考良久,我选择退出,也许你选择叶苏宜是对的。她那么全心的爱你,为了你甚至在这个年纪要了孩子,换作是我,我绝对不会放下工作相夫教子。离婚协议书,我已经差律师给了你。再见了,阿和。希望以后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或者再也不要相见。”

身后有人的脚步,是阿和。

阿和抢过木木手中的信,阿和一字一字的看下去,看到最后一阵风吹来,阿和手中的信随风飘了出去。

相信这封信,应该是丁岚消失前留下的。

小游游微博:@萬小游

点击"阅读原文"直接关注小游游微博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城市病人

原创文章,作者:城市病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itypatient.cn/1647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hi@citypatient.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