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公众号

告别是成长的仪式

我已经记不清经历过多少次告别了。有的轻描淡写,有的浑然不觉,有的撕心裂肺。江淹在《别赋》里说,黯然销魂者,唯

我已经记不清经历过多少次告别了。

有的轻描淡写,有的浑然不觉,有的撕心裂肺。

江淹在《别赋》里说,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

年少时听不懂,总觉得,黯然销魂者,唯从不分别而已。

从不分别,天天和同样的人呆在同一个地方,多无趣,多无聊,只有生命长度,何谈生命广度?

2011年,一个认识不久的女孩要离开上海,临走前一晚,约我去小区后面,看从来没看过的湖。

她送我一本《漫长的告别》,说她要去厦门了,在上海朋友不多,我算一个,能正儿八经告别的人也就只有我。

我陪她去看小区深处的那片人工湖,结果我失足滑落到淤泥里,再站起来的时候,整个人像是埋在湖底的一块莲藕,散发着不愉快的味道。

我们仓促结束了告别。

回到家,我洗完澡,翻看她送我的书。

扉页里,她手写了一句话“告别,就是死亡一点点。”

我给她发了一个短信,告诉她,这句话翻译成“告别,就是死去一点点”更好。

她回复了一个笑脸,第二天就离开了上海,从此天涯两端,再无音讯。

告别,就是死去一点点。

说得夸张,听得心惊胆战,跟“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异曲同工。

我曾以为,这些都只是文学修辞而已。

那一年,送喜欢的姑娘离开,她哭得撕心裂肺,我心里却想,又不是不能再见了,干吗这么伤心?

美好的未来还在召唤着我,我的伤感很快就被未来的新鲜感所取代。

我以为告别总会再相见,所以告别从来不肯用力。甚至觉得在火车站、机场这些地方抱别流涕,有些啰唆。

因为年轻,不肯囿于同一个地方,甚至不肯囿于爱,天南海北地去,总觉得凡是亏欠的,都有机会再弥补。我们还年轻,时间多的是,交通越来越发达,思念的距离再遥远,也不过是一张车票。这么宽慰自己,甚至信以为真,再等等,等我完成手上的工作就陪你浪迹天涯。再等等,等我搞定了这单生意就陪你去荒野求生。

所以,每次告别虽然正式了很多,但内心深处,还是不当回事。觉得还有机会,还有时间。因为总是这么想,告别的次数就越来越多。

少年意气轻别离。

直到再也没有机会。

那次分别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即便日后在地球上的某个角落再次相见,我们也都已经不是当年的样子,也不会再有当年亲吻和拥抱。

早知道,当初就不要那么要强,应该多抱抱她,在她耳边背诵:

送君南浦,伤如之何!至乃秋露如珠,秋月如珪,明月白露,光阴往来,与子之别,思心徘徊。

除了告别一些人,告别过去的自己也毫不心慈手软。一心向前,满脑子都是未来会更好,吟鞭东指即天涯。

因此告别过去的自己,也失去了一些与生俱来的品质。

过去有数不清的“我相信”。

八岁我相信世界是糖果做的。

十四岁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无可奈何这回事儿。

十八岁我相信所有姑娘都好看得像花一样,关键是所有好看的姑娘都喜欢我。

直到后来,我才慢慢发现,原来世界不是糖果做的,如果我伸出舌头去舔,可能舔到地沟油、三聚氰胺还有PM2.5。

我也发现,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无可奈何的,生离死别,求之不得,怨憎相会,你爱她她却不爱你,总有些人轻而易举地得到你拼了命也得不到的东西。

还有,所有姑娘确实都像花一样,但是有些花带刺,有些花无香,有些花有毒,还有些花开在邻居院子里。

也不是所有姑娘都喜欢我,总有我喜欢她、她却不喜欢我的姑娘。

我觉得过去的自己单纯,幼稚,不切实际,我在努力不让自己察觉的前提下,一点一点告别过去的自己。

我把这种转变称之为成熟。

告别幼稚,慢慢成熟,就像一个苹果由青变红。

过去我有个品质,叫作害羞。

我不善于跟陌生人说话,语文课上,老师讲,上什么山唱什么歌,我听得懂,但我做不到。

除了食堂的阿姨,跟长得好看的陌生姑娘说话,我会脸红。

而现在我已经告别了害羞,失去了这种珍稀的品质。

我觉得自己脸皮厚了,跟姑娘见面可以从牵手的环节直接跳到搂腰而且根本不脸红。甚至能预知到我说什么话姑娘会开心,做什么事姑娘会先恼怒,然后更开心。

跟陌生人说话,也游刃有余了,多了一层对陌生人的怀疑,少了一层对世界的畏惧。

过去没法跟不喜欢的人玩耍。

如嵇康所说,不喜俗人,而当与之共事,或宾客盈坐,鸣声聒耳,嚣尘臭处,千变百伎,在人目前。

过去做事情,只顾着老子爽不爽。

渴望的生活是游山泽,观鸟鱼,心甚乐之。

心心念念的都是活出自我,不必为一些无聊的人和事烦心。

后来发现,想要做喜欢的事情,首先就要做一些不喜欢的事情,自我安慰一般地称之为“自由的代价”。

告别了过去那个率性而为的自己,有些时候也和不喜欢的人玩耍,有些时候也说一些违心的话,做事情之前把自己的好恶排在靠后的位置。

说好听一点,是为了事情做得更顺利,为了以后更自由。

说坦率一点,是自己变得狡猾了。

就这样,在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时候,慢慢告别了过去的自己,一如十八岁的某一晚在烟台靠近学校的小旅馆告别“处子之身”。而夺走我“处子之身”的那个女孩,如今早已经不知道在哪里浪迹天涯了。

人总是后知后觉,直到现在才开始想念过去来不及好好告别的一些人,想念没能好好做的一些事,更想念过去那个一无所知、一无所有的自己。

在不断地告别中,领悟到了更多。

世界太大,阻碍太多,每一次告别,都可能是最后一次。

很多人,很多事,都只是一时一地的缘分。在一起的时候,莫等闲,当珍惜。无可奈何,不得不告别,要用心用力。生命中遗憾已经够多,能少一个就少一个。

人总得告别过去,让不愉快的、带着伤的往事随风飘散,让过去成为过去。让笑容灿烂的人、简单美好的少年情事、给我们以力量的拥抱和亲吻融入血脉,鼓舞我们一路向前。

告别过去的自己,努力把最初的“我”藏在心里,让过去的“我”监督未来的自己。

My eyes always keep on you。

过去的“我”会提醒你,别因为走得太远,就忘记了为什么出发。我们都是为了变成更好的人,如果每次告别之后都变得更坏,那何必出发?

不停地告别就是成长的仪式。

就像是花谢花开,金蝉脱壳,新陈代谢,1997年出生的姑娘即将年满十八。

告别一些沉重的负担,也告别一些美好的过去,告别那些你深爱的或深爱你的,告别一些在你生命中惊鸿一瞥的人和事,告别过去坏的甚至是好的自己,带着这些好的和坏的继续迎风发育。

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

只要在路上,迎风奔跑,回顾过去、想起人生中无数次告别的时候,风会吹掉所有的坏,裸露出所有的好。

这就是告别的意义。

既然人的一生中,都充满了漫长的告别,那就让我们每一次都好好地说再见吧。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城市病人

原创文章,作者:城市病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itypatient.cn/1606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hi@citypatient.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