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也在停不下来的世界里活着

如果你也在停不下来的世界里活着

一年前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错全在我,没有选择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是“看上去对的事”。康德说,“凡人立身行事,务使每一行为堪为万人楷模。” 我是凡人。后来的生活便一直被这个决定的副作用迷得昏昏涨涨。生活节奏被打乱不说,得到的东西完全不是自己想要的,我觉得那是诅咒,惩罚那些对生活撒谎的人,生活必将让他们永远不安。

我后悔无用,覆水难收。唯有听歌。

在那段时间里的某个晚上我第一次听到了甜梅号。我从图书馆出来,瞬间从白天坠入黑夜。图书馆门前的广场上只有一盏路灯亮着,它太亮以致于窒息了空气。我的焦虑被困灯光里,耳机里刚好放到甜梅号的《停不下来的更新》。

突然就看到了海浪。潮水泛起白色的泡沫,拍打上岸,像惯性下亲吻脚踝的裙摆。我眼前所有的景象都在360度高速地旋转,层叠的潮水如一片片切得肥瘦相间的生肉片,夹杂着潮湿的海风,与远方沉入地平线的实验楼一起被绞进了垃圾桶一般。

我并不是在写小说,我的世界真的在高速旋转,像正在脱水的洗衣机一样,嗡鸣声随即跟上了节拍。开始我还很享受这种感觉,后来我也怕了,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等稍微不晕的时候去了医院,一系列的等待与胆战心惊,医生的诊断结果我也忘了,反正原因是长时间伏案压迫颈椎,可能是压迫了视神经吧。我长嘘一口气,连吃三天药再没让它重现。

我偶尔怀念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你能想象眼前所有的一切倒转错乱过来的样子吗?人的眼睛长在小腿上,鞋戴在头上的样子。我觉得那是甜梅号带给我的,至少是根导火索。

甜梅号来广州的时候我立刻买了票,因为这种莫名的亲切感。现场让人疯狂,尤其是我再次听到《停不下来的更新》这首歌的时候,它不需要歌词,好的音乐摆脱了歌词的束缚更是自由的。我第一次感受到文字的苍白,我突然能模模糊糊地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摇滚,为什么人要为了能够做自己喜爱的事情而奋不顾身——

因为人的大脑容量有限,在遇到你之前,生活中的污水从指甲缝里,从牙齿尖上悄悄流入,流经毛细血管汇集到我的心脏,闯入我的大脑。我以为我摆脱不了这个装满污水的垃圾袋了,就像这个停不下来的世界,如同停不下来的时间,如我停不下来的灵魂。却没想到你的音乐竟然可以偷偷为这个装满污水的垃圾袋扎一个洞,所有的不甘,所有的懦弱自责委屈心烦意乱都神经末梢流到了地板上。它们汇成一条河流在每个人的脚底叫嚣,嘶吼着,逆着你的节拍。

我的大脑,我的心脏空空荡荡,任凭你的音乐在其中横冲乱撞,敲出一个个清脆的回音。而我在你们的混奏声中得到解救。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