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曾是人间的小怪人,我们都曾被这个世界误解过

 

我们都曾是人间的小怪人,我们都曾被这个世界误解过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以为随波逐流是人生最安全的状态。小时候,家属院里做游戏,妈妈就跟我说跟着大孩子玩会比较安全。但玩久了我就会发现,领头的这个大姐大心太坏。她总是习惯背后欺负刚来地人,有时候还骂人,打人时巴掌声震天响。我那时虽然并不知道大道理,但潜意识里开始远离那个圈子。当然也受了不少苦。她带领全小区的孩子们孤立我。她们开始说我长得又高又瘦像女鬼。

没有人和我玩,我就自己玩。

那时候一个人学会了如何和自己相处。一个人发明了各种游戏。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一直坐在教室的最后面。早年的时候,我不爱说话。旁边的男孩子又幼稚得很,上课只会睡大觉。清醒的时候谈论的不是扑克牌就是动画片。老师也好像把我遗忘了。因为我回答问题时总要想半天。老师等不及后来也不再关注我了。8岁的时候,我开始看红楼梦。邻座的那个男生老是取笑我笨,写字难看。只因为我数学没考满分。我印象比较深的一件事,有次他用铅笔头戳我的头,我没搭理他。后来他要动手撕我的《红楼梦》,被我反转过手腕,顺带着把他的刚及格的数学卷子扔在了后门垃圾桶里。

从那以后,他没再找我麻烦。但相应的是,班里也没有人和我说话。大家都以为我是个脾气有毛病、学习又奇差的孩子。明明大家年纪那么小,但是伤害起人来却是那么理直气壮。他们有的人会在我本子写难听的话,有的女生会当面说我的坏话。从那时我看到了人性中邪恶的那一面,一旦带有偏见,伤害就来得干净利落,不眨一下眼睛。

怪人就怪人吧。我依旧做着自己喜欢的事。画画、写字、读书。我10岁那年,读完了《简爱》《鲁迅全集》《德伯家的苔丝》《呼啸山庄》,当然还有当时流行的郑渊洁、杨红樱、秦文君,还有读了好几遍的《红楼梦》。

可能是真的没有人可以交流,在那时候我喜欢上和自己对话。除了放在心里的话,其余的让它活在文字里。在那几年了,没有人对我的境遇感同身受。没有人了解一个孩子没有朋友的滋味。但是我在书籍里找到了很多未解的答案。我的孤独,它就像在海上航行的一只小船,会有触礁的风险,也会迷路,也会九死一生,但只要没有远离海洋,它就会一直照着想要去的方向前行。10岁的我想像简爱一样活得漂亮。不靠任何人虚伪的赞美、不靠华丽的服装、不靠世俗社会的关系,只靠自己,努力活得漂亮。

后来我的孤独终于结果开花,它开出了玫瑰花、芍药花、向日葵花,还有很多我不认识的花朵。我的作文开始频频获奖,数学也经常拿满分,我仿佛一夜之间,成名了。

我才开始有机会被别人接受和理解,很多朋友才开始知道我的真实。我记得当时有个发小对我说,很多人都说你怪,没接触你以前我以为你脾气坏,后来才发现这根本是欺骗。

情况转变好了许多。但是我还是做着喜欢做的事情。我从来不觉得随波逐流有什么好。青春期周围的朋友加了很多帮派。大家风风火火、惊天动地的样子,曾让我一度着迷。我在和他们混过一段时间后,才发现他们的日子是多么无聊。除了打游戏、接吻、逛街,剩下的就像是酒吧打烊之后留下的一地烟头,腐朽难闻,令人作呕。

成年以后的我认识了很多天南地北的朋友。LISA是在中国的留学生。她说她以前也有类似的经历,当时她五音不全,合唱的时候被全班嫌弃。后来有些女生开始变本加厉地孤立她。她也是那时喜欢上写歌的。她爱音乐,但是无法唱出来,只能写出来。现在她定期给一些唱片公司写歌,并且还参与了大学社团的音乐电影的创作。

允子从小因为是同性恋被一堆女生孤立。父母也是不理解她。不过她还是坚持着自己的爱情,她和自己女朋友明洁从高中一直走到了现在。现在她们都当了高中老师,她们趁着假期到处旅游。明洁说她们现在仍然会手牵手一起下班,逛菜市场,她鞋带开了,允子会帮她温柔地系成蝴蝶结。她说现在大家渐渐理解了她们。她们熬过了那么多年,命运终于给出了一个相对公平的回复。

我们说起过去被人孤立的岁月,痛苦轻得就像一声叹息,时间老人根本没空去理我们。也许在外人看来算不了什么大事件,但对于年幼的我们来说,在没有清晰的三观形成前,同龄人的恶言恶语就像是把我们逼入绝境,可幸的是,我们被偏见的大流淹没,我们还是坚持地在流言的浪潮中找到适合自己栖息的岛屿。我们从没有放弃过对生活的热爱,我们认可自己的努力,我们并不需要别人证明和赞赏,一样可以活得漂亮。

想起之前初中班里也有一个男生被孤立。原因是贫穷和相貌丑陋。他后来被激怒了,经常和别人骂战。现在在小城里做着苦力工作。但是我每次看到他发动态,祝大家节日快乐的时候。心里也庆幸,他也总算忘记了那些伤害。也或许没有忘记,只是他不想让自己不开心下去。但是他说过的那些梦想,想成为一个成功的足球运动员,我还记得。不过,他好像忘记了。

多少人都在时间的来来去去中消失无迹了。前几天遇到青春期骂我最恨的男生,他背着大包有些狼狈。听别人说他过得不如意。他看见我时,有些难堪的表情,勉强打了招呼。有时候收到一些以前骂我的人夸我的话,索性就不理了。

我知道这些见风使舵的人的人心,是最不能信任的。他们说的好与坏又有什么关系呢。风里来雨里去,还是不阻碍我活成一座自己满意的丰碑。

我很喜欢的歌手Lady Gaga。她从来只按照自己的内心去活。早年被孤立那几年,英语还没有学溜,但听到她唱歌时,那种勇敢和敢爱敢恨数次击中了我的心扉。喜欢她的真挚、自信、对艺术的执着和对生活的热爱。如果不是对这个世界爱得热烈,又怎会唱出那么不顾一切的汹涌。她是大艺术家。一直到后来我始终坚信,做一个怪人没什么不好,我们付出了心血,我们付出了常人难以体会的孤独,我们为梦想战斗,我们被这人间误解过,同样,我们却深爱着这人间,爱得要死。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城市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