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盛夏长安, 落落清欢(二)

走出大楼的时候,夏日漫长的白日终于悄悄隐去,黄昏晕染下街道都变得莫名可亲起来,程珃也开始有了一些暖意。


辛苦了一整天的程珃此刻终于可以暂时松懈一会了,招聘会忙到下午三点才算结束才能吃上不知该叫点心还是午饭的午饭,午饭过后又要忙着落实新员工,实在是不太好的一天,尽管程珃已经习惯,但往往这样来一次也还是让她损耗不少精力血气。


此时刚刚走出大楼的程珃连一刻站着走路的时间都不想要,走在路上感觉踏着棉花,软颠颠的,脚步虚浮。穿过一条商业街道,看到餐馆门口人满为患,不少年轻情侣坐在椅子上排队等着吃饭,不远处的橱窗里摆上了端午节气息的装饰品,灯火明亮,人声嘈杂。


万家灯火。


此刻程珃感觉着更累了。


快了,快了,过了这个红绿灯,再过一个红绿灯,转弯就到公车站了。

七点的光景,公车站人不算少,许多人坐着,也许多人站着。大家都不同线路,车上不算人满为患,比六点下班的伙伴们幸运了些,程珃还没能坐上位置。


程珃和闺蜜住在一起,闺蜜和她男友及她男友的同事老乡住在一起,这样是觉着挺怪,一种北京大杂院的感觉,但对于程珃来说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少少的房租,一间小小足够住的属于自己的房间,客厅里有闺蜜他们置办的所有家具,程珃自己有电脑,他们有无线网,这样程珃的工作完全没耽误,想煮饭就可以煮饭,想做冰淇淋就可以做冰淇淋,懒了不想洗衣服了可以扔下洗衣机里。


瞧,程珃多么会过日子。


程珃是从小镇里来到繁华大城市打拼的单身女子,起起落落几年才坐稳现在的职业生涯,程珃是实在现实的女子。


现在大城市里有许多像程珃这样的人,早晨从一间间小屋子一栋栋不起眼的大楼里走出,得体优雅的着装,蹬着闪亮的皮鞋,一丝不苟的发型,时尚的搭配,却不顾形象地挤上公交,最后光鲜靓丽的走下公车进入宏伟的大厦里开始一天的工作。


每个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都是外在光鲜亮丽,不过面具下的他们是真实的吗?


程珃坐在靠窗的位子上望着窗外,不停的风景一驶而过,就好像她的过往岁月,她努力的时光终于有了回报,程珃该是开心高兴的,但是现在她却感觉沉闷。


深圳处在远离老家车程五个小时的繁华之地中,对于程珃这样单身独立在外工作的白领,没房没车,想在节假日都能回趟家实在是件奢侈的事。


五个小时不长不短,中午上车傍晚就能到家刚好吃晚饭。程珃每每回家都是这样的时间。今年的端午假期已经安排下来,按照国家规定只有一天,但据说因为今年刚好赶上总经理女儿结婚,所以特发奖励,放多两天假,于是就有三天的端午假期了。


这不外乎对于程珃来说是件好事,这样终于她可以回家了,但是,在程珃的世界里,就好像她自己讲的,幸运女神永远把她晾在一边,这个假期,想要回家过节,只有三个字,不简单。


走在摆满挂着许多衣服的摊位的小道上,程珃忘记了街边小贩的吆喝,想起了昨天总部派来的新的区域经理,她的新上司。


因为经理结婚,于是经理这个职位需要换人。听说是经理婆家不希望媳妇是个把工作挂在身上的女强人,对于这样的书香世家,骨子里的儒雅气息不想要一个身上带着浓郁商业气息的媳妇,更不希望影响下一代,所以像这位经理如此温柔娴雅孝顺的女子,程珃猜,所有的长辈的期望她应该都不会拒绝吧。




此文授权城市病人独家首发。


连载:盛夏长安, 落落清欢(二)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城市病人

发表评论